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半夜听钟(80后90后难以想象的辛酸经历)  

2009-07-23 00:11:17|  分类: 江天一鸿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夜听钟


    前些日子,克强,明俊同学的怀橘之痛,对母亲的追思,勾起了我的一段往事。
    1961年,全国还是一片饥饿的海。那时我家七口人,全靠父亲一人微薄的工资度日,家里几乎家徒四壁,连床像样的棉絮都没有。
    父亲当时在武昌县粮食局当会计。每个月他都要回来几次。不是及时把关饷的钱送回家,就是替公家买些账簿什么的。父亲每次回单位都要搭乘清晨6点1刻从武昌到株州的火车。可是家里没有钟,更没有手表,这时母亲便叮嘱我晚上‘听好钟’,以便叫醒父亲。
  ‘‘听好钟’’是因为同屋有户富裕人家,旧社会就留下一座硕大的壁钟,上面是罗马字,每隔半小时敲一次。这钟离我睡的小屋最近。我听到钟声一响,,便支起耳朵去听,钟敲一下停了而我一颗悬着的心依然放不下来,不知此时是何时。冬天,别人家门窗紧闭,那自鸣钟响便像蚊子哼到你耳边,这时我就格外小心。父亲一向沉默寡言,令我们生畏,但在我幼小心里,更多的是懂得他削瘦的肩上所负的生活重担。记得有一次,我一觉醒来,只听到北风在屋顶上呼啸,捣得布瓦哆嗦作响,不敢再睡下去,睁大眼睛谛听房外,。渐渐双眼合上像拉链怎么也睁不开,我急了,穿好上衣,拉开灯,推开窗子,拥被坐靠在床头。。。。。。。‘‘当当当。。。。。’’又不知捱了多久,钟声终于悠悠从那厢穿来,我的心仿佛要跳出来,侧耳屏息数着‘‘五点’’,忙跳下床叫醒父亲。父亲一骨碌起来,仿佛也没睡着,梳洗后,提着包匆匆消失在寒夜里。他要走一刻钟到电车站,再搭早班车到武昌火车站。
    直到两年后大姐参加了工作,家里才买了一只印有金鸡啄米的双铃闹钟,从此才免去了我守更听钟之苦。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