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送饭  

2009-07-05 17:36:19|  分类: 半日闲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获悉克强老弟慈母仙逝之时,勾起我心中之痛。都说“父母恩深终有别”,可那一刻来临时,其悲痛是难以抑制的,且永远留在了心底。吾母虽离去二十有七,可慈颜善容总挥之不去,伴随我走过了风风雨雨近三十载。再大的孩子,也是母亲的儿;再坚强的汉子,遇到无助时也偶尔想起母亲。“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感念母亲,我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铭记她那博大无私的母爱。

为此,特献上多年前随作悼母拙文。文虽“功底不足”,心却“感情有余”。

 

 

 

                   送      饭

 

 

一晃,母亲离世整十年了。母亲生前的许多事我都记不清了,唯独那天给我姐送饭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俗话说:儿多母苦,我母亲便是如此。解放前就已有三个孩子的母亲,解放后响应政府号召,又先后接连生下了五个子女。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终因积劳成疾,在纱厂工作的母亲提前病退,刚满十六岁的姐姐便顶职进厂。纺织厂实行的是三班倒工作制,每班就餐时间只有三十分钟。我们家离厂单程需十多分钟。母亲心疼姐姐来回赶,也是家境所限,总是把饭做好按时送到厂里。无论是数九寒冬,酷暑伏天,从不耽搁。

记得那年冬天,几场暴雪下来天气冷得出奇。刚念初中的我,依然贪睡。待我不舍地离开暖暖的被窝时,已是早上九点多钟了。而母亲早已准备好了一切。此时,门外北风呼啸,雪花飘飞。我担心母亲的身体,“妈,今天我给姐姐送饭吧”我说。“小屁伢,没你什么事。”母亲回绝了我。当时,我十三岁,是家里的老么,“先天”不足,身材弱小,母亲最怜爱我了。知道拗不过母亲,我只好作罢。须臾,母亲便出门了。在母亲关门的刹那间,一股寒风窜入家中,“打”得我一阵哆嗦。面对这恶劣的天气,想想多病的母亲,我突然心酸起来,下意识地打开门。此刻,我看到了今生永远难忘的一幕:母亲摔倒了,正奋力爬起。我本能地冲出去,欲帮母亲一把。“快回屋里,找打挨呀!”母亲向我吼道。尔后,便艰难地站立起来,拍拍身上的雪花,一瘸一拐地继续前行。我呆呆地立在原地,竟不知所措,目送母亲消失在小巷尽头。许久,我才木讷地回到家里。晚上,当我向姐姐叙述这一切时,她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拥着我不住地呜咽。

     如今,送饭的现象早已作古,可那一段历史,那一幕情景便成了我对母亲永远地追思!

                                  草于 一九九二年四月


付克强推荐留言:

读明俊兄博文《送饭》,其情也真,其意也切,让我感动不已。虽说事由我而引出,但草于17年前的文章本身真实表达了对母爱的感念和赞美,硬汉柔肠跃然文中,建议坛主将文章置于博客首页。

 

付克强精彩评论

感谢坛主!明俊兄在我眼里一直是个性格较粗犷的人,可从《送饭》里我读到他细腻的一面,非常可贵,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说的大约就是这个道理。为父母者,也曾为儿女,中国人传统上崇尚上慈下孝,殊不知垂爱感恩本为一身也。最难的是既为父母,又为儿女,于上于下都是责任。古往今来莫不如此,且世世代代,生生不息。人呐,都这个样!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