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趣谈“抱冰”之苦“酒壶”之悠  

2009-08-19 00:23:14|  分类: 江天一鸿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了贵报9月10日16版《“抱冰堂”之名出于何典》一文后,颇有些异议。“抱冰”之典除卢文解释外,还有其他3种说法。第一种是张之洞曾派其孙日本留学,归来时坠马被自己佩刀所戳身亡,张平素最爱此孙,哀痛久久难以平复,从此有如“抱冰”。第二种解释也是最为普遍的是:“抱冰”取自《吴越春秋》越王勾践“念复吴雠非一旦也。苦身劳心,夜以接日。目卧则攻之以蓼,足寒则渍之以水。冬常抱冰,夏还握火。愁心苦志,悬胆于户,出入尝之,不绝于口。中夜潸泣,泣而复啸”刻苦自厉以成就大业的故事。其三典自宋?陶穀《清异录?官志》:“当其役者曰:'又管抱冰公事也”,旧时指官场中清苦的差使。我以为这才符合张之洞彼时自取别号的背景和心态。
  旧时,封建士大夫和文人墨客都喜欢给自己取个别号,多用在私人社交场合,别号现象从其产生之日起就体现出超越世俗、任性放诞、自然率真的倾向。张之洞一生别号很多,先有香涛、香岩,晚自号抱冰、抱冰老人。他饱读诗书,通晓礼仪,不会在私人社交圈子以号来昭示自己的政治抱负。事实上,张之洞以“抱冰”署名,多用于亲朋、弟子之间,为亲属题词留言、发电报之中。张之洞中晚年为官梭巡于两江两广两湖之间,数十载军事倥偬,政务繁剧,举措艰难,使他心力交瘁,疾病缠身,不到五十岁就须发皆白。健康严重透支,在1885到1889年间,他五次上告请病假,三次请求开缺回籍,希望朝廷给他一些喘息的时间。1887年在一次奏书中,张之洞自称“所患肝郁、气痛、怔忡、眩晕等症,有增无减,精神委顿不支”。这年,张之洞刚刚五十岁,已染上了肝病。由于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调理,后来日渐恶化,肝病以致成为他寿终正寝之疾。晚年的张之洞一方面实不堪公务老病缠身,一方面告老又不允,此在情况下,他以“抱冰公事”为自己取号,来抱怨做官的艰辛不自在,聊以自嘲、抒发内心无奈,寻求开脱,可以说是内心一种真实感受的宣泄。
  其实张之洞在此之前自号“壶公”,已萌归隐之心。壶公一典在《后汉书》《神仙传》等很多古籍中都有记载:汝南人费长房曾为小吏,见一老翁卖药,总悬一壶于肆,人散后便跳入壶中。他觉得非常奇怪,于是就带了酒菜去访,老翁知其来意,请他明日再来,长房次日如约,老翁即带他同入壶中,只见里面“玉堂严丽,旨酒甘肴盈衍其中”。又说费长房从此随其学道 ,后能缩地,“一日间,人见之千里外者数处。”后来,文人骚客就以壶中来指“壶中日月长”清静无为道家的生活。由此演化为神仙壶公,并形成壶天世界典故。
  身居庙堂的封建士大夫,在仕途受挫、不堪公务繁冗下或其他情况下,往往向往烟波云霞的隐居生活,寄心于烟波江湖,闲云野鹤(甚至附庸风雅),所以取一个寄寓自己情怀的别号自然不过了。退一步讲,人的性格都有其两面性,一方面舍不下世俗的荣华富贵、功名事业,一方面又向往啸傲山林、自由自在的野客生涯,身在世内可心常寄世外。可以说,一个人一面是儒,另一半是道或释,一半是入世者,一半是出世者,有入世之字,又有出世之号,正是人之“儒释道互补”本性在姓名别号文化中的绝妙体现。由于以上诸多原因,封建社会里这样的官僚士大夫是不乏其人的,张之洞就是他们中的一个。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