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何必骨肉亲”  

2009-08-29 11:52:07|  分类: 半日闲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必骨肉亲”

 

有人说“人生就是旅行”,从起点到终点间的每段行程都会留下脚印,成为记忆。知青生活作为我人生的“驿站”,其记忆不仅是不可磨灭的,而且是美好的。至今想起,耐人寻味。

 对于广大农民,过去的理解,仅限于词面上,“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一旦下放,近距离接触他们,你就会有新的诠释。在很多的文学作品中,农民的形象近乎千篇一律。愚昧落后、自私狭、麻胆小,应该说是稍有偏颇之嫌,事实上不尽其然。在与农民紧密接触的过程中,你会不时看到那“丑陋”背后的另一面。

大队派来的王队长,看起来似“五大三粗一莽汉”,可在实际工作中果敢细致,将我们的工作生活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事必躬亲,于物俱细。对我们知青是呵护有加。记得有一次雷暴交加,倾盆大雨下个不停,很快将我们用于蓄水的主渠灌得满满的,主渠有个排水涵管,平时都被“堵”着,只有灌溉或汛期泄洪时才打通。可当时水位猛涨,水深竟有一人多高,如何打通涵管,我们都不知所措。这时,年近花甲的王队长命令式地说道:“大家站着别动,让我来。”说完,便脱得只剩一条短裤纵身跳入渠中。要知道,当时是三月天哪,寒气依然逼人,只见王队长一会“扎猛子”、一会儿露头吸气,时上时下。看得我们都直哆嗦。十多分钟后,涵管“掏”通了,主渠的水位开始下降了。当我们从水里拉起队长时,小伙子们都羞愧得无地自容。

还有那私下里被我们戏称为“笑面滑头”的郭队副,对我们知青也是体贴入微。平时“抠门”的他,遇到哪个知青有个三病两痛,便毫不吝惜地将家里正在生蛋的老母鸡杀掉,熬汤送到病人的床前。可见,笑面未必都无情。

这里还要说说“马老师”。所谓“马老师”就是一年近古稀的老鳏夫,据说祖上家境殷实,至其父辈时败落,双亲不幸早逝,年青时被抓壮丁当过几年兵,落下病根,丧失了劳动力。大队特许其开了间小卖部维持生计,自食其力。因其读过几年私能识文断字,便有“老师”一说。我们常到马老师那里购些烟酒副食及生活用品,手头拮据时就记帐赊购。起初,我们发现每次付款时实际金额都比赊购的数目略少一些,还以为是马老师“老眼昏花”少记或漏记了帐目,心里偷着乐。可后来我们发现这是马老师故意所为,以此替我们“免单”。尽管金额不多,但面对一位古稀老人的“慷慨”,我们心里十分过意不去。当我们去找马老师“理论”时,马老师说:“没关系,反正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倒是你们从大城市来到这小乡村,受委屈,遭罪了。”我们无言以对。从那以后,都“不敢”找马老师赊账了。

在整个江陵岑河区有四个知青点是属于国棉五厂子女的,只设一名带队干部,巡回蹲点。其职责是随时掌握各点知青的劳动生活情况,并及时向厂方反馈各点物资的需求信息。“替代”知青的父母,司其关心知青的生活、身体等方面的“家长”之职。带队干部一般即来即去,“神龙不见首尾”,从不在点里留宿。有一次,有位“家长”的到来,让我们“艳福不浅”,这个大我们不到一甩手的带队干部,是位身材窈窕的靓女,瓜子型的脸蛋上不仅镶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而且还挂着一对迷人的小酒窝。我们打起了“鬼主意”,想借“接风洗尘”之机将其“灌”醉,让其在我们这儿多待一会。于是,我们摆开了“欢迎宴”。大家你一杯我一盏不停地劝酒,结果“我们皆醉她独醒”,谁知她是“海量”,我们的“底子”掉光了。真是“不醉不相识”。为了防止“醉鬼”们出“状况”,她留了下来,那一晚,我们几乎是彻夜未眠,与“家长”促膝谈心、探讨人生、憧憬未来,好不投机。彼此间象“哥们”一样无话不说,想不到温柔文静的“家长”也有豪爽义气的一面。从此,对“家长”以姐相称,成为知心朋友。在后来的几年里,我们年年春节间都在姐家里相聚,吃饺子、谈工作、叙委屈、听教诲。遗憾的是,在她离开武汉去深圳后我们便失去了联系。

在共同劳动生活地过程中,我们知青之间结下了“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手足情,相濡以沫。有一次,我感冒发烧,到公社卫生院看了后几天也不见好转,周身无力,只能卧床休息。同伴们都着急了,一位知青主动请缨去沙市给我买药。天一亮就出发的人,直到下午5点才回来。原来,年少气盛的他在沙市乘公车时,与当地几位年青人发生口角,言语不逊打了起来,不服周的他以一敌四,结果以被打得“瘫条”而告终。好在没有伤到筋骨。他在原地自我调息了两个小时后,才忍着疼痛去买到了药。他把药送到我床前时,那肿肿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处,嘴角边未拭干净的血渍依稀可见,我心头一热,鼻子发酸,紧紧握住他的双手,不住地抖动,口里半天竟吐不出一个谢字来。待他走出房间后,我那抑制已久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