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为《自由谈》而谈  

2010-11-23 10:42:38|  分类: 江天一鸿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为《自由谈》而谈

                                           刘鸿志

  

        《自由谈》终于走出了阃门---虽然像个羞赧的少女,袅袅婷婷地悄立在教室一隅。而就是这付谨愿可怜之态,益发勾起了我爱抚之情,为此,我要写些什么,作为一朵无名的小花奉献在她的胸前。

            谈点什么?论时政,不敢斗胆;说风花雪月,这里既非秦楼楚馆,小生亦无艳史,更无逸兴;谈点学业,又早被名人教授说个罄尽,待我辈青衿赶将去,除拾牙慧外,无话可云。

            读书是人生的一大快事,可也不尽然。德国著名哲学家叔本华脖后就长一根反骨。他说:作家不过借读者的脑袋跑马,实在可恶,读者又实在可悲。我很惊诧这高论的来由,且问哲学家先生如何做起文章来的?又怎么知道自己的祖先日耳曼人原来住在日德兰半岛?不过我由此想到:书不可不读,文章不可不看,只不要太老实了,腾出整个脑袋的全部位置让其任意驰骋,而是要审慎地观看是否是匹疯马?野马---当然最主要的是考察尥起的马蹄及痕迹。即使最负盛名的良马,有时也不免失蹄打闪。前数月,我在《光明日报》上看到一位大经济学家的文章,他妙言:资本主义在我国,既不能叫它断子绝孙,又不能叫它死灰复燃,我惊愕了,这匹马的痕迹既深且怪,我苦思良久,不知“资本主义在我国”于何处?不能不能“叫它死灰复燃”,既曰“死灰”,分明是个冥府鬼,又云:“不能叫它断子绝孙”,又确实人世无疑―――只不过后代子孙不旺,这且不论他这个说法是否正确,逻辑相悖,这样的“怪马” 确不该让它出来撒野。 

        学历史,多看几本参考书,几匹马就在脑中撕打起来,这匹马踏的是西周封建制的古道,那匹马践的是春秋封建制的旧辙。一个人在世上有了点名气,死了几千年还要被后人吵得“九泉之下不得安宁”。你要与曹阿瞒翻案,他要替武则天平反,还有的要受鞭尸之责―――只是古人的坟墓不是个个都做得像轪侯一样坚实科学。最近据一书称:西太后在大行皇帝归天的热孝中偷小叔子“鬼子六”奕昕,这也不知是哪儿闯出的一匹马,这等宫闱秘事即便是真,也未必与“爱国主义”“卖国主义”有甚牵连。

    书还是要读的,不过不要见书就啃,更不要被作者所役使,我们学生的脑袋不是“流派学者们” 的楚河汉界。学者固然可敬,有时也不免淘气,使坏,须提防才是,这也是方今做人的本色。

    末了,还有一件让我忿忿然的事,那就是书价的暴涨。文化知识分子一贯自诩“灵魂工程师”“良心导师”,这”“ 灵魂、良心”不知何时开始涨价?又不知为甚涨得这般高?是否因为制造“良心、灵魂”的成本、利润所致?

     过去,法院和讼师一起勒索吃官司人的家财,药铺的老板和郎中一起算计病者的钱袋,殊不知今天的作家和出版社―――还有站在一旁的老师―――合伙浸淫读者、学生的腰包,不由大呼“悲哉”。

     以上拙言,仅供茶余饭饱后消遣,不必当真,否则,我在此借诸位的脑袋跑了一趟马,那又岂不可悲。

于一九八三年初汉口二轻局电大直属班民意路中学

  

          人老思旧。近来和同学们相聚,契阔间,免不了常常回忆起电大学习生活的往事。那时大家少忧愁,无挂牵;多激情,好憧憬。言谈举止,虽不乏鲁莽幼稚,却真情实在。记得大约是在第二学期,在傅克强的领銜下,班上准备办一《自由谈》学刊,可好久不见动静,于是就有了我这篇小杂谈,现在重抄如下,为的是勾起大家对往事的回想,重温同学之趣事。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