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旷世风流绝世愁(之二)》  

2010-12-15 10:07:03|  分类: 庄亦谐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旷世风流绝世愁(之二)

                                              傅克强

 

 

  
                                                   二   

        女英素好淡雅之色,寝宫里罗帐、绣帘、窗纱之类非青即绿,处处透着清爽,连饮啜的香茗也专挑了上好的碧螺春;唯有彩屏上龙凤描金,妆台前烛影摇红,于轻柔的丝竹声里传递出主人的婚讯。一连数日的册封大典总算结束了,李煜熬不过通宵达旦的盛宴和歌舞,五更时分由两个小太监扶到女英的水晶婚床上,直睡到后半晌犹自宿酒未醒。而如愿以偿成为继任皇后的女英,侍寝完后仍兴奋得满脸潮红,这会儿掇一张绣墩坐在床前,手托香腮端详着睡梦中的这个曾经是姐夫如今是夫君的风流国主。这是怎样一副丰润的脸庞啊,古人说的面如傅粉是这样的么?不知多少回,女英为无法抵御姐夫的魅惑而压抑得心痛:骈齿而不龅,重瞳而有神,儒雅俊逸,风度翩翩,堂上抚琴则时缓时疾,月下弄箫则如诉如泣,或得新词必一手把盏一手执笔,且饮且书潇洒之极。想到当年姐姐病重时,自己抵不住这位姐夫陛下的挑逗而与之幽会的情景,女英又羞又愧禁不住涨红了脸儿。“花明月黯笼轻雾,今霄好向郎边去。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如此私密的情景,却被这冤家度成曲儿吟唱取乐,闹出了那样的一段绯闻!

        一想到姐姐,女英情不自禁地一声长叹,可怜姐姐命薄福浅,刚做了三年皇后就身染沉疴,偏又赶上幼子夭折,一时身心俱痛竟致凋殒。女英的叹息惊醒了李煜,睡眼惺忪地支起身来,一把将女英揽入怀中,口中叫道“娥皇姐姐,想煞朕也!”女英一惊,流下泪来,说道:“陛下,臣妾是薇儿呀!”李煜豁然清醒,也不放开,举手替女英拭去眼角的泪水,赧然道:“刚才一梦,见到你娥皇姐姐了,叫人好生伤感。”少顷,又仰面一叹:“朕与卿家姐妹的缘分今生怕是剪之不断理又还乱也!”

        曩者,舜娶尧之女娥皇、女英为妻,彼此生死相许,垂范天下,留下一段“君山南望帝不归,湘水泣血竹尽斑”的千古美谈。无独有偶,这李煜多才多艺多艳福,扬州美女周蔷、周薇姐儿俩先后做了他的皇后,那也是一段琴瑟和鸣的风流佳话,偏偏姐儿俩小字也叫做娥皇和女英(史称大周后和小周后)。

        娥皇19岁入宫,与小她一岁的六皇子李从嘉两情相悦,一伴十年。那阵子,小两口整日里厮守一处儿,或填词作画,或饮酒谱曲,夫唱妇随,缠绵缱绻,神仙一般的快活,传至坊间便有了“天上人间郑王府”之说。史称娥皇有国色,兼通书史,善歌舞,尤工凤箫琵琶,“尝为寿元宗(中主)前,元宗叹其工,以烧槽琵琶赐之”。娥皇是极聪慧的女子,又被上下爱着宠着,益发激出了灵性,玩玩打打中与夫君一道重新考订了《霓裳羽衣曲》残谱,吟商咀羽,管语弦声,浑然重显开元天宝之盛唐遗音。

        及至961年,国遭大变,太子暴卒,中主殡天,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李从嘉仓促即皇帝位,是为后主。后主崇佛向善,尚火德,遂更名煜,取“日以煜平旦,月以煜平夜”(杨雄《太玄·元告》)之意,志在中兴国运,以延帝祚。未几,立娥皇为后。

        然而,位居九五之尊的李煜终究本性难移,短暂的振奋之后,很快又沉湎于美人佳酿的温柔乡中。“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红锦地衣随步皱。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    别殿遥闻箫鼓奏”。好一阙及时行乐的《浣溪沙》,简直就是《长恨歌》诗句“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的翻版。所不同者,白乐天是以古喻今暗藏讥讽,李后主却迷恋声色乐在其中。另一阙《一斛珠》更为轻佻:“晓妆初过,沈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打情骂俏,娇姿嗲态,比之市井勾栏犹甚,香艳得让人读了都脸红,哪里还有“些儿个”的皇家风范?

        不过,这些秾词昵语倒也把宫闱韵事、儿女柔情写得淋漓尽致,道出了李煜对娥皇的一往情深。据史书记载,后主与娥皇感情甚笃,育有仲寓、仲宣二子,即便做了一国之君,宠妻怜子那也是发之内心的真情流露。直到娥皇染病不起,这夫妻间的感情才发生了些微妙的变化。

        国母有疾,娘家人不敢怠慢,阁老周宗奏请后主恩准,率家眷进宫探省。于是,15岁的女英便袅袅娜娜地出现在李煜面前。那段日子,李煜无心理政,每日早早退朝守在娥皇的病榻之侧,可谓关切备至,只是心系两头不免疲惫,这会儿一见女英不觉眼前一亮。二八不足的少女,正是情窦初开的花季,身似弱柳,貌若娇蕊,这小姨妹比之娥皇那又是一种风韵,早把个多情善感的李煜看得心旌摇荡。内宫终究不似朝堂那般肃然,女英偷眼打量只在幼年时见过的这位姐夫,不防李煜也正睃目瞄她。四目一碰的当儿,女英心头砰然一动,赶紧将目光移开。李煜毕竟是风月老手,心里喜欢脸上却不动声色,送客出宫时关照岳丈:“皇后有疾在身,最是念及家人,往后只管让女眷进宫来住,也免得彼此牵挂”。女英冰雪聪明,早听出这话的弦外之音,脸上一阵燥热,心道:都说姐夫风流倜傥,看来是所传不虚了,只是倘若我姐知道会怎么想?此后,李煜常使人接女英进宫,名曰问疾,实则偷欢。岳丈心知肚明却也奈何不得,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宫里上上下下对此也见怪不怪,只把娥皇瞒了个严严实实。

        史书以“警敏,有才思,神采端静”描述女英。在后主眼里,风情万种的小姨妹何尝不是一只漂亮、聪敏的小鹿?“花明月黯笼轻雾,今霄好向郎边去。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幽会的场景与情趣,被他绘声绘色地填进那一阙《菩萨蛮》,并且传出宫外流布坊间。然而终于有一天,娥皇稍有起色,洗嗽后扶了宫娥去后苑散心,一揭帐幔却惊异地见着女英正舞着团扇在月门外扑蝶,使人唤了拢来问道:“妮子何日来,我却不知?”女英到底年幼不会遮掩,答道:“既数日矣。”娥皇一听啥都明白了,心头一堵便觉天旋地转,哪里还站得稳身子,慌忙叫扶回宫内歇息。此后,娥皇病势日渐沉重。

        李煜自知理拙,赶紧收敛起性子,朝夕相伴于娥皇病榻之前,每有汤药必先尝,殷殷然以赎己过。不料,偏偏此时多病的次子仲宣突然夭折,可怜娥皇乍闻噩耗如雷轰顶,病情跟着急转直下,任凭国医圣手终究回春乏术,熬到冬月竟香消玉殒,一路追着爱子去了。娥皇薨时年二十九岁,算起来前后只做了三年多皇后。史载:“后恚怒,至死面不外向”,可见一代美人到底还是不肯原谅李煜的轻薄。

        转眼之间子殇妻亡,后主原本就脆弱的心灵几近崩溃,朝夕饮泣,痛不欲生,诗挽辞悼,字字含悲:“珠碎眼前珍,花凋世外春。未销心里恨,又失掌中身。玉笥犹残药,香奁已染尘。前哀将后感,无泪可沾巾。”痛定思痛,复又泣血吟咏:“艳质同芳树,浮危道略同。正悲春落实,又苦雨伤丛。秾丽今何在?飘零事已空。沈沈无问处,千载谢东风。”所谓悲从中来,呼天抢地,昔日风度翩翩、明俊蕴藉的风流国主,没几日工夫竟变得形销骨立、萎顿不堪。丧事持续了一个多月,至次年正月,后主葬娥皇于懿陵,谥昭慧皇后,亲作《昭慧周后诔》以颂。诔曰:“天长地久,嗟嗟蒸民。嗜欲既胜,悲欢纠纷……昔我新昏,燕尔情好。媒无劳辞,筮无违报。归妹邀终,咸爻协兆。俯仰同心,绸缪是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今也如何,不终往告……杳杳香魂,茫茫天步,抆血抚榇,邀子何所……呜呼哀哉!”其辞数千言,至悲至切,长歌当哭,“呜乎哀哉”凡一十三处,反复咏叹,极尽凄楚,且自署“鳏夫煜”,令一国臣民感慨涕零,不胜悯恻。

        李煜“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王国维语),生就的宅心仁厚,为政颇能体衅民情,一度轻徭薄赋,“唯以好生富民为务”,朝堂之上亦中和宽容,不取严苛。待人如此,何况待亲!由此推及,娥皇死后哀荣也就不仅仅只是皇家礼数的排场了。

        此后,李煜益发消沉,于朝政也益发懈怠,整日借酒浇愁、纵情声色,依旧乘着醉意填词赋诗,却多为睹物生情的渲泻。直到公元968年(北宋开宝元年)冬月,三十有二的李煜娶女英并立为后(史称小周后),其情其爱才注入了新的活力。然而,即便有了女英,也即便身边从来都是美女如云,也无法让李煜忘却娥皇的音容笑貌。心海的迷乱和移情别恋是有过的,但当初那一段爱情铭心刻骨,让李煜每每忆起不免暗然神伤——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常恨水长东。”

        这一阙《相见欢》吟的尽是凄凉,却也能从中品出李煜词风的嬗变:从灯红酒绿的温柔乡渐次转入一个哀婉而愁怨的境界。

                                                                             (未完待续)

   (8月间上传了《旷世风流绝世愁》“之一”,其后因诸事缠身,时写时停难成篇什,今日续成“之二”以飨诸君。或有兴趣者可参阅“之一”浏览此文,并盼指教。亦讫谅不敬处。)

 

                                                                                                    2010.12.14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