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回乡偶想  

2010-03-10 18:48:09|  分类: 半日闲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乡偶想

 

 

    今年正月初七,应我小哥之邀回了一趟汉川老家,专程探望了早已是耄耋之年的四叔。

    据族谱记载,在距今500多年前即明朝中期,吾祖辈从江西南昌迁徙至汉川汉江边,在后来被称作李黎家台的地方繁衍生息,到我这辈已是第八代。我父亲有兄弟五个,父亲排行老二,老大在解放前因逃避兵役不幸溺水而亡。父亲便带其3个弟弟来到武汉学技谋生。父亲和老幺先后在武汉安家落户,而三叔四叔在解放初又回到了汉川老家。父亲和三叔于二十多年前先后离世,所以父辈中除了在城里的幺叔,就是汉川老家的四叔了。

    四叔共有五男三女八个孩子。在人民公社时期,四叔一直担任生产大队书记或是队长。凭借此优势将大儿子“招工”到黄石钢厂落户,又将二儿子送进了兵营,后转业到县城工作,吃上了“商品粮”。可随着分田到户、土地承包的改革浪潮地袭来,四叔的“优势”丧失殆尽。余下的子女只有自力更生了。李黎家台人多地少,分到每户的土地少得连维持生计都很困难,于是年青力壮的小伙子纷纷外出打工,有的进城做起了小生意。二十多年来,几个堂弟辗转南北四处打拚,虽没有大富大贵,但却渐渐地适应了城市生活的节奏,远离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文化,尤其是孙子辈的孩子,从小随着打拚的父母在城里读书生活自然接受了城市文明,而农耕文化对他们来讲是十分陌生的。因此,家乡的老宅一直是四叔夫妻俩居住,前年四婶去世后就剩下四叔一人独守了。

    见到武汉的侄子特地来探望自己,四叔别提有多高兴,又是搬凳子又是叫上茶,孩子似的兴奋在眉宇间溢出。一阵寒喧客套之后,就开始了“忆苦思甜”。曾经做过大队干部的四叔说起话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说到得意时不禁眉飞色舞。我一边听着四叔侃侃而谈,一边端详着四叔。四叔与我父亲长得极象,只是个头略矮一些,今年大约有八十四岁,黝黑的老脸上面布满了一道道蚯蚓纹,体态虽老,却还硬朗,腰不弓背不驼,说话时中气十足,吐词清楚,其举止言谈和城里六七十岁的老者差不离。一个孤独生活的耄耋之人能有如此的身体状态,我心中感到一丝欣慰。

    趁着他们谈话间隙,我到四周转了转。李黎家台虽说不上贫穷,但与经济发达地区的新农村比较相差甚远,仅从住房上就可窥见一般。这里的住房缺乏规范,杂乱无序,东两幢西两栋,既不成排又不成行,有条件的竖起了三层楼,没有能力或本就不想重新盖的还是矮矮的一层。高高低低的错落很不协调。家乡的老宅还是四十多年前修建的,看上去低矮而简陋,与周围几幢新盖的房屋相比显得格格不入。时值暮冬,很多人都已踏上了打工的征程,村里鲜有行人,十分安静。不经意间,我来到了一水塘边向远眺望,虽然不见绿色,难觅春意,但一阵阵扑鼻而来的乡土气息让人感到惬意。光是那一份宁静就够人享受的。若在城里,你走在街上窜进鼻腔里的一会是车子尾部的汽油味;一会儿是烧烤摊的焦炭味;一会儿又是餐馆里炒菜的油烟味;一会儿又是家庭装修时产生的甲醇味,不仅仅是嗅觉系统常受“乌烟瘴气”的侵袭,而且听觉器官更是不堪骚扰。没日没夜的汽车轰鸣声、邻里家装时电锤钻孔的刺耳声、还有宠物狗不时发出的狂叫声。在喧嚣吵闹的城里,追求宁静简直就成了一种奢望。想到这些,我便闭上双眼,放松身心,来了几次深呼吸,恨不得将这大自然的清新空气全部吸入腹内,留着回城里享用。

    此刻,我为自己的天真感到可笑,但转念一想既然新鲜的空气、乡村的宁静我都带不走,那为什么就不能来此常住呢?现成的几百平方的宅基地,稍有条件就可以建一座象样的乡村别墅,况且这里已经和城里一样有电话、宽带、有线电视、自来水一应俱全。离武汉也只有四五十公里的路程,交通便利。我脑海里浮现出如下情景:新建的两层楼房,有一个非常大的庭院,院内有石桌石凳、几排花草盆景,一群鸡鸭走来走去觅食啄虫,两条看门犬在相互嬉戏玩耍。而我呢?种得几分地“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偶而邀得三朋四友、学兄学弟来相聚,喝茶叙情、垂钓养性、搓麻寻乐,好不惬意。

    自古以来,很多人在官场失意、仕途无望的情况下“守拙归园田”,而我却不尽然。鄙人从来都淡泊名利,只是“误入尘网中,一去三十年”。向往过着“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的与世无争的宁静生活。

    在返回武汉的途中,我将此想法告诉了我的“另一半”,立即达成了共识。我们会认真准备,期待这一天早日到来。

 

 

                           草于2010310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