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电大生活琐记之二  

2010-03-20 10:50:17|  分类: 江天一鸿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大生活琐记之二

 

 

    因为正在替人捉刀,制遵命之文,所以,《琐事之二》迟迟于今天才仓促交卷,叫声:对不起了。

  那是电大第四学期期末考试,好像是第二天,下午考《古代汉语》,考场设在口一所中学。预备铃声一响,同学们都走进了教室,按准考证号码落座。

  大家乘还没有发试卷间隙,就三三两两聊开了。这时,我前面的一位男同学忽然大声仰天长叹;唉,今天算“西皮”了,要是哪位同学能在考试中能把“点”,让我过“关”,老子一辈子决不忘记他。一言既出,四座窃笑。我们班上的郭伯然在第二排大笑起来,高声应道;这位兄弟,你算坐对了地方,你后面的那位同学是我们班上古代汉语课代表,你看他的长像,不就像个古代汉语,找他,找他。这个同学喜出望外,满脸堆笑,央求地对我;拐子,一定帮我这次忙喔。我不知所措间,他不由分说地把作弊的方式给我听。这时,开考铃声响了,监考老师进来,发试卷,交代事项,开始动笔。

  不到十分钟,前面的同学装作搔痒把手伸到背后,把一个小纸条丢在我桌上,上面写着填空题的序号,我心里像打鼓一样,瞄了瞄监考老师,迅速把答案写上,敲敲他的背。他又装作搔痒状把手伸到后面,将小纸条拿去。就这样往返好多次后。突然,一只手在我桌子上“咚咚咚”地敲了几下,我吓了一大跳,就见监考老师严厉的瞪着我,示意我不要继续作弊了。老师又在前排的桌子上“咚咚咚”地敲了几下。我身上都赫出了汗,好不埋怨那位同学。心绪未定,手也哆嗦起来。过了一会,前面的手又伸出来,我生气之下,没有理他。没想到,他用背搡起我桌子来,我哪写得下去,只好又与他故伎重演,暗渡陈仓。。。。。。。总算铃声响了,我交卷时,老师叫我留下来,又把那位仁兄留了下来。老师明白地告诉我们,作弊了一堂课,两人试卷按规定都要作废。完了,我用目光责难他。他;是我一人的错,要罚就罚我。他把老师拉到一边,又打躬又作揖地恳求。半天,他走过来,对我,冒得事了,走,我们吃饭去,我哪里肯。

   他将我送的汽车站。我才知道他叫刘华春,是机械局电大班的,因为不喜欢古代汉语,又加上这几天同学父亲去世他帮忙了几天,全然没有摸书,所以出此下策。他询问我的情况,我又一一告诉了他。我刚回到武昌家中没有多时,没想到他就提着一大包水果进来了,搞得我真不好意思。古代汉语考试分数出来,他76分,我89分,他一把把我抱了起来。从此,他就经常联系我。第五学期考试几天,他非要我在他家住几天,还鸡鸭鱼肉地招待,叫他父母、哥姐作陪,我是他的恩人,叫我好过意不去。

   后来,我结婚,添孩子,他都到场,他还想通过关系帮我做生意,我拒绝了,因为我实在不是那块料。

 

                    2010年3月19  刘鸿志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