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相伴青年时代的《红楼梦》  

2010-03-24 00:41:46|  分类: 江天一鸿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伴青年时代的《红楼梦》

   

 

 

    前些日子,大红学家周汝昌在央视大讲《红楼梦笔法》,动情处,一会喟然长叹,一会潸然泪下,谁説“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不但是周先生,就连当年我们“老三届也”也深知其味。

  上世纪60年代初,由于社会政治背景,中学生课外可读书不多。同学们看惯《红岩>、<青春之歌>、<野火春风斗古城>革命小说后,便把目光移向历史“四大名著”。有意思的是初中同学如“天上星星参北斗”争读《水浒传》(就是这点童子功,我和一些同学至今还能把一百零八将绰号背得滚瓜烂熟)。高中同学则喜读《红楼梦》,特别是女同学居多。

    一时间,传阅、评説《红楼梦》之校风甚热,很有些“开口不説红楼梦,纵读诗书亦枉然”乾、嘉学风。记得一次全校大会上,古朴方正、一惯不拘言笑的老校长説着説着,忽然话题一转,説:许多同学看《红楼梦》,我不反对,但要注意休息,昨晚我查学生寝室,熄灯铃已拉,可走廊下还有位女同学在读《红楼梦》,一副专注的神态,我也不好惊扰。半晌,见她念念有词,想必是“看了一回,赞了一回,哭了一回,叹了一回”,手上小手绢都湿了。我想问她;你是相信“金玉良缘”还是赞成“木石前盟”呢,惹得台下一片哄堂大笑。

  “文革”中,学校组织几十人文艺宣传队,唱语录歌、跳忠字舞、演样板戏。学校大礼堂是排演场,经常笙萧锣鼓,丝竹之声不绝于耳。宣传队有位酷爱《红楼梦》“脂粉”的男儿,生得唇红齿白,玉树临风,少剑波、韩小强、大春角色非他莫属。这位老兄平时最喜欢亲近女生,遇见女队员排练间休息,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聊天,他就拿一把椅子,悄悄地扎堆其中,二郎腿一翘,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仿佛置身大观园,不消说,他就是那多情善感的“怡红公子”,果然,大家都叫他“贾宝玉”。

    1968年底,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之际,不少同学忙着抄写中外老歌,带些小说名著,《红楼梦》肯定是少不了的。我们下放时对口地方是鄂西北,穷地头,一日三餐,杂粮当顿,无菜寡油,刚下去,又不能学鲁智深偷吃狗肉,我们这群知青“口里都淡出鸟来”。

       一天,大伙总算弄顿“金包银”的饭(玉米里掺少许大米做的饭),连咸菜都没有。这时,老赵(面相老成的同学)边吃边看一本《红楼梦》,忽然听到他高声朗读“今早碧莹莹”绿畦香稻梗米饭,外加小菜点心,第一样是清蒸鸭子,第二样是胭脂脯,第三样是奶油瓤卷蘇,第四样藕粉桂花糖糕。。。。。”,知青们一个个支起耳朵,津津口水只涌舌尖,筷子便在碗里翻江倒海地扒起来了。

     过去只知道“喝酒读《离骚》,汉书下酒,”都属书生快事,殊不知,吃杂粮饭听《红楼梦》也是一样叫当年知青大快朵颐的事。

                                     2010.3.24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