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文人与佯狂  

2010-03-27 15:27:41|  分类: 江天一鸿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维护尊严的“法宝”,无可奈何地“愤争”____鸿志兄《文人与佯狂》。                     

 

                                   文人与佯狂

 

 

     中国古代有骨气的文人除了笔诽、腹诽外,还有一种抗争的武器,那就是佯狂,虽然饱含着无奈和悲愤。

    春秋时期的楚国人接舆,据说是文人佯狂的“开山之祖”,他的扛鼎之作是蓬头垢面地冲着孔子“凤歌笑孔丘”,虽佯不狂,证据是讥讽之词睿智、清醒。

    魏晋文人才是把佯狂“艺术”发展到巅峰的群体。他们性格乖张,举止怪异。诚如鲁迅所言“有苍蝇扰他,竟拔剑追赶”。如刘伶醉酒之狂,王子猷问马之答,郗鉴晒腹之态,王蓝田吃蛋之急,以今日之常人不可理喻。其实皆天下多变故,人心叵测,苟全性命于难世耳。最典型的是王衍避祸两度佯疯,范粲三十年作哑不肯附逆,尤为悲壮激烈,难怪清人王夫之叹“粲,衍之所为,难能也,非但难能也,其仁矣乎。”  

   佯狂遗风后特别是唐宋文人最为服膺。李白曾叹“今日逢君君不识,岂得不如佯狂人,“人生在世不得意,明朝散发弄扁舟,”杜甫也说李白“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陆游也要“我游四方不得意,佯狂施药成都市”。更有甚者绝者如明代徐渭文长“晚年愤愈甚,显者至门,或拒不纳,时携钱到酒肆,呼下隶与饮。或自持斧击破其头,血流披面,头骨皆折,揉之有声,或以利锥锥其两耳,深入寸余,竟不得死”。傲权贵而亲下隶,铮铮铁骨,是狂放式的佯狂,到了动斧头动利锥自伤流血,似乎已从装疯发展到真疯,已经到了“佯狂难免假成真”的地步了。

   文人是社会感应的手足,文人佯狂是一种无奈的愤争,为了追求理想与维护个人尊严,这样的自伤、自虐,何尝不是一种悲剧式的美,今人虽不必也无须效仿,但是这并不碍我们对古代文人的佯狂的钦佩和审美愉悦。

               

              (一家之言,仅供闲说)

                              2010.3.27  刘鸿志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