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无明的呻吟  

2010-03-28 18:16:30|  分类: 半日闲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明的呻吟

                               ____关于文人佯狂之我见

 

 

    读鸿志兄《文人佯狂》一文感慨颇深,不禁也想说上“一孔之见”的“一家之言”。

    佯狂谓假装疯癫,“佯狂”最早见于《史记·宋世家》:纣为淫泆,箕子谏,不听。箕子曰:“为人臣谏不听而去,是彰君之恶而自说于民,吾不忍为也。”乃被发佯狂而为奴。遂隐而鼓琴以自悲,…。

    据载春秋时期,有位楚国人陆通(字接舆)见楚政无常,故佯狂不仕,人称“愁狂”。关于陆通《论语·微子》有此描述: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哀?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

    到了晋代,文人的佯狂更是有所发展,达到了“僻”、“怪”之狂的程度。“竹林七贤”之一的刘伶纵酒食肉,在家脱衣裸袒,人讥责之,伶以“吾以天为屋,屋为裤,诸君不当入我裤中。”为辞,寄情于酒,以泄愤懑,遂以嗜饮名世。

    看来,佯狂似乎成为文人的一种通病,动辄佯狂,其诱因无疑是政治。就拿“竹林七贤”来说吧,当时正是司马氏逐步取代曹魏的时期,由于司马氏专权所造成的恐怖气氛,便出现了“竹林七贤”这样的隐士集团。其实,“竹林七贤”在曹魏时期或大或小都出仕过。司马氏取代曹魏后,稽康、阮籍、刘伶采取了坚决不合作的态度,便遭遇冷落甚至迫害,向秀在稽康遇害后被迫出仕,阮咸入晋曾为散骑侍郎,但不为司马炎重用。山涛起先“隐身自晦”,40岁后出仕,投靠司马师,历任尚书吏部郞、司徒等职,成为司马氏政权的高官要员。王戎为人鄙吝,功名心甚盛,入晋后长期为侍中、司徒等,历仕晋武帝、晋惠帝两朝,至八王乱起,仍优游暇豫,不失其位。“竹林七贤”因为文学上的志趣相投而聚集,最后又是政治态度的各异导致其分崩离析。

    自古“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无非是“学而优则仕”,于是,多少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死读圣贤书”,企盼“一举首登龙虎榜,十年身到凤凰池”。然而,现实是残酷的,理想与现实大相径庭,更何况“死读”容易致“迂”。文人中官至宰相的屈指可数,做那些维持生计、养家糊口的一般官,位轻权小又倍感郁闷,于是遇到政治上稍有风波时,本来就在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中苦苦挣扎的文人们,就很容易染上“佯狂病”。看起来,此病是因政治而“生”,实则是其内心所致。

    传统文化中的官本位思想特重,搞得多少人为官而学,为官而生,似乎只有做了官,才能实现其抱负。这和当今以财富多少来衡量其人生价值的观念同工异曲。

    名利本是身外之物,一切都是过眼烟云。对名利执着的追逐,本身就是一种“痴”的表现,说明其人生还处在“无明”的状态。自古以来,文人患上“佯狂症”也就不足为奇了。“非上上智,无了了心”。笔者认为文人的佯狂是“痴”所致,是一种“无明”的呻吟,连同情我都不敢苟同,更谈不上敬佩了。

 

                            草于2010.3.28   老黎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