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一缕清风浸心田,岁月有痕映眼帘___允文兄“翻阅”《小文的“记事薄”(一)》  

2010-03-31 14:07:13|  分类: 文梓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文的“记事薄”(一)

文梓

 

写在前面

 

       已过知命之年的老文,上班之余写写字,读读书。无聊的时候,喜爱把几十年前的发了黄的“记事薄”拿出来翻翻。“文化革命”开始时(公元1966年),老文(为了方便叙述,下面称为“小文”)小学毕业,外面的世界乱哄哄的,学校里已经无课可上了,大中学生全国各地串联。小文那样的一批“准中学生”却没有出去“革命”的资格,只能在家里晃荡。有位长他几岁的邻居,是一个学生组织的小头头,最喜欢干“抄家”的勾当,成捆成捆的书被他当作“战利品”拿回家。在这些“战利品”中,有不少中外名著。那位仁兄不喜欢读书,却喜欢收藏。但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爱好打玻璃弹子(在那个年代里,小孩中流行的一种带有赌博性质的活动)。小文的弹子打得好,常常赢他,慢慢地,那些书就转成了小文的“战利品”。就是这些精神食粮,帮助小文渡过了那个空虚混沌的年代。记不清是哪位外国作家说过,如果将日常琐事和人物的生活细节记录下来,日子长了,积累多了,就可以开始动手写小说了。于是小文着手写日记(准确地说应该算是“记事簿”)。好在,小文的人缘关系好,一到晚上,他的那间小书房,挤满了哥们,大家高谈阔论、胡侃一通。于是记事簿有了不少的素材,记录了朋友们的喜怒哀乐和他(她)们的经历故事。后来,小文在一家皮革厂上班,在弥漫着动物尸体臭味的车间里,干了一天活之后,回到家里,什么都懒得搞,甭说写小说。再后来,结婚生子,拿文凭,就更没有那份“雅兴”了。于是,一堆记事簿,被扔到一个木箱里封存起来。

    几十年后的今天,老文在学友的帮助和鼓励之下,开了博客。专读学友的文章,觉得有些惭愧。自己又没有几句话好说,只有把陈年的“记事簿”拿出来,将人物隐去真实姓名,文字稍作修饰、情节略做加工,贴在博客上,供诸位茶余饭后,消消遣而已。

 

另有所爱

 

   小文的“书房”兼卧室,准确的说是一间用塑料布隔起来的走道。好在利用了一扇窗户,窗下放一条桌。桌的左边,一张单人木床,右边,一个竹制书架。相对父母、弟弟、妹妹挤在一间屋里而言,这也算是特殊“待遇”了。

    同学、朋友们常来串门,这些同龄人,读初中时,正值文化大革命,所以没有养成读书的习惯。小文书架上的书,对他们没有甚么吸引力。但是,他们对小文却很尊重,因为当他们坐在那儿“吹”累了,小文会讲一段书中的故事,大家也觉得颇有趣味。

    这天,当警察的余凡风风火火的跑来。五月的武汉已经逐渐热起来。余凡穿着一身雪白的警察服,显得特别帅气。他解开衣领,把大盖帽摘下来,掏出手绢,把帽内侧沿上的汗水,轻轻的拭去。

   “文子,你看看有没有这些书?”

   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小心翼翼的递过来。小文展开一看,上面字体娟秀,写着:巴金小说《家》、《春》、《秋》,《沫若文集》。

   “谁看这些书?”

    小文狐疑地看着他。

   “一个朋友要的。”

   “恐怕是女朋友吧?”

   “这……”

   小文不便再问下来去,诧异的是,余凡一贯不屑谈论女性,而这次借书肯定与一位女性有关。小文把书找出来包好(那个年代这些书不能示人,否则会引来麻烦)交给余凡。接过书后,他便匆匆离去。这此后的一段时间里,余凡书单上罗列的作者,从国内到国外,书籍种类从小说到哲学,小文的那点可怜的藏书已经难以应付,只好向书友求援,也只能解决其中一小部分需求。

   “余凡,你的这位朋友倒底是何方神圣?弄得我们的‘文豪’都难以应付了?”

    一天,哥们终于在小文那里对“形迹可疑”的余凡,进行了“三堂会审”。余凡见脱身不得,也只好从实招来。

    一个月前的一天,余凡骑着崭新的自行车,上穿白衬衣,下面是蓝色的警察裤和锃亮的皮鞋,下班回家。每天这个时候,他的心情就会特别轻松,阳光灿烂,周围行走的人们,向他投来羡慕的眼光。一年前,余凡从农村抽到警校学习了三个月,然后分配到交通中队,当上一名小警察。以前见他全不会理睬的司机和威胁过他的“混混”,现在也会毕恭毕敬的点头或打招呼。

   “咣当!”一声,不知怎的,自行车倒地,还带翻一位正在旁边行走的姑娘。余凡顾不了身上的痛疼,赶紧扶起她。谁知这位可怜的姑娘已经痛得无法站立,他才知道闯下了大祸,赶紧推着自行车,驮着姑娘到医院去。

   “伙计,丫头漂不漂亮?”

    有位性急的哥们嚷起来。余凡笑了笑,继续说下去。

    检查结果是骨折。余凡安排姑娘住在医院里。那个年代只要有工作单位,看病一张“三联单”就解决问题。姑娘没有提出任何赔偿要求,这使余凡非常感动。这位姑娘不仅长得清秀,而且气质文雅娴静。余凡从小在工人家属区长大,那里的女孩子,大多生来就有一副大嗓门或粗壮的身材。他特别喜欢听小文讲的爱情故事,不管是中国或外国的,他常常幻想会有一个浪漫的奇遇。从那天起,一下班,就往医院里赶,当然不会忘记带上水果或点心。开始几次,余凡在病房里面对姑娘,除了几句问候的话,只有呆坐着,两人都不自在。突然,余凡灵机一动问道:

   “你想看书吗?”

    姑娘听到这话,眼里放出异样的光彩。

   “你有吗?”

   “你把要的书写在纸条上,我去借。”

    余凡当时特别佩服自己,否则真不知道如何找到经常去探视她的理由。

    哥们听到这段故事,特别兴奋,一时间成立为大伙聚在一起的主要话题。几位本来与余凡走得比较近的女同学,也开始有意或无意地避开他。

    一天晚上,小文的书房里挤满了哥们,谈兴正浓。余凡走了进来,与往常不同,他没有忙着借书,而是找个地方坐下。大伙立即安静下来,正谈着私房话的女生也没了声音。余凡从大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礼品盒,打开盒子,盒内分成四格:第一格放着一个崭新的自行车铃,第二格是一个为缝纫机注油的油壶,第三格摆着一副小巧的自行车锁,第四格的底部用毛笔欧体端写着一个“爱”字。大伙不解其意,忙问余凡怎么一回事?余凡呷了一小口茶,告诉大家,今天下午,他去了医院,奇怪的是病房里没见姑娘的踪影。这时,一位护士同志走了过来,将盒递给他说:“这床的病人已经出院,她要我转交给你。”

    大家纷纷议论起来。小文紧紧地盯着盒子,深深地吸了几口烟,然后慢慢地说:“这几个物件用它的谐音,表达了几个字。”大伙还是没明白。小文用笔在纸上写下几个字来:

   “另有所爱”。

                             

                                  2010年3月31日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