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下乡往事之四》  

2010-04-19 08:31:30|  分类: 胡杨树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忙了一点,刚出院我就来与兄弟们一聚,继续我的码字游戏,各位不要见笑。现将99年7月载于《武汉晨报》的一篇散文奉给各位。略微有点修改。

                          

                那年春节逃回家

   

 

    总忘不了40年前的那次逃跑。

    1968年刚立冬,天就很冷。我被母亲从乡下舅舅家叫回来。家门上莫名其妙地贴上了一张大红喜报,户口本上我的一页已被盖了大大的“注销”。不管愿意不愿意,我已经成为“插队知识青年”。

    前几批的同学早已走了,我属于三届生中的尾巴,被学校统一划到麻城宋埠这个地方。我软磨硬撑赖过了元旦——我的生日。终于,在人们的欢送声中,在母亲悲伤的痛哭声中,我和最后一批同学,颠簸着离开了武汉。

    下乡不久,就遇到大雪。吃完了大队欢迎我们的“红白萝卜”大会餐,吃完了小队贫下中农家各式各样的派饭,我们就只有闲逛。冬天的农村称为“闲”,农民无事干,只是坐在家中烘火、串门、聊天,再不就是睡觉。我们便入乡随俗,也在混。

    眼见得春节就要来了,县里下达批示,要求知识青年真心实意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在农村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并将此作为一条纪律。我所在的大队是县里的先进单位,所以要求更严,落实更甚,要我们每个人都表态。

    可是,越临近春节,心里越慌,眼睁睁看着农民们打糍粑、摊豆皮显露些洋洋喜气,我们心里更是十五个吊桶打水。刚下乡时常唱的那些激昂的革命歌曲没人再哼哼了,偶尔冒出的却是悲伤的“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的曲调。有人梦中惊醒,说是梦到父母了。一位同学深夜洞笛一曲,呜呜呀呀吹得很是凄凉,悲悲切切的,吹得年纪大的农民直发脾气:这种时候,吹得鬼都来了,别吹了。

    过小年的那天,队里派人给我们打糍粑,糍粑洁白,有石模中捣呀捣,把我们的心都搅乱了。再也不能留在这里了。于是,我们三个男生的逃跑计划,得到邻队几位女生的响应。大家秘密准备着。

    阴历二十八的凌晨,几个摇摇晃晃的身影,打破乡间小道的宁静。三男四女各负着仅有的糯米、糍粑,买来的几只鸡和鸡蛋,深一脚浅一脚在铺满雪花的道上踉跄行走。平时空手要走一个多钟头的路程,似乎很快就走完了。一路上尽管有人不时地摔跤,在旁人的搀扶下,也顾不得拍身上的雪土,赶紧前行。

    临近宋埠镇汽车站,天已放亮,有人开始哼起下乡刚学的知青小调:“武汉的热干面香又辣,面窝脆又酥……”我顾不了别的,赶紧去买票,谁知,镇上随处碰到的都是知青。

    车来了,大家蜂拥而上。车发动的瞬间,我才敢放眼望我们来的方向,望着这个我今后将栖身的地方。

 

                               2010年4月18日重整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