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悟 生》  

2010-04-29 14:33:40|  分类: 半日闲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却有可能两次遭遇同一危险

 

       悟    

                     黎明俊

 

古语云:“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现实生活中,时常有天灾人祸发生,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因此而夭折。当然,每每灾难降临时,也总有一些劫后余生的幸存者,当他们死里逃生后的第一感觉是,活着真好,活着就是幸福。从死神手里挣脱出来的生者,大多有了顿悟的蜕变,与生命相比,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无论你是名冠天下,还是身缠万贯,当生命终止时,这一切也就随之化为乌有了。我把这种人生观在瞬间转变的现象称之为“悟生”。无论多少说教,都不如一次“死而复生”的经历来得“立竿见影”。遗憾的是,能有这种经历的人少之又少。“幸运”的是我却遇上了。

生在江城,长在长江边,自然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记得第一次和长江亲密接触时,我还不到十岁,可这一次却差点成为我生命的终点。那天,我和几位小伙伴来到武昌曾家巷附近的江边,那时候,对外开放的室内游泳场几乎没有,加之伟人号召人们去大江大河游泳,对于素有火炉之称的武汉,每到夏天,长江就成了一个硕大的天然游泳场。闲暇之余,人们便到这里来充分享受江水赐予的清凉。那场面是相当壮观,岸边的、水里的人是密密麻麻,成堆成堆。会泳的,在江里鱼儿般地劈波斩浪,不会泳的,便在紧挨岸边齐腰深的水中嬉戏玩耍,打起水仗来。我和同伴们自然加入了干仗的行列。

“长江无风三尺浪。”大凡初次下水的人都有站立不稳的感觉,就象是在摇篮里晃个不停,这时一艘刚刚驶过的东方红号客轮,掀起了一排排较大的波浪,人一下子仿佛被放在了秋千上,荡了起来。一会儿浪把我“推”到岸上,一会儿浪又把我“拉”入水中,在这推拉之中,我失去了平衡,整个身子倒向了水深的区域,我极力想站住,可双脚却踩不到底,这下我慌了起来,手脚开始胡拍乱蹬,忙个不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的头始终无法伸出水面,不一会我又大呛了几口水,感觉呼吸困难,胸口似乎压了座大山。此时,我隐隐约约地听到小同伴在岸上呼救的声音:“救命呀,有人快淹死了。”渐渐地,我眼前一片黑暗,感觉万籁俱寂。

许久,我被炙热的阳光灼醒,发现自己躺在江堤的斜坡上,身旁有一片湿印。我想这是救我的人将我救上岸后采取了紧急措施而留下的痕迹。可当时我并不懂,类似这种事情在那个年代的江边是时常发生的,不象今天,动辄就冠以见义勇为之举。

由于事发突然,惊慌代替了恐惧,也就是说来不及害怕我就失去了知觉,加之年龄尚小,对死亡意味着什么根本未想过。所以,我并未被这次意外给吓住,照样天天去江里戏水、纳凉。不久,也就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游泳。随着年龄的增长,泳技越来越娴熟,时不时和邻里同学一起几乎是每周一次横渡长江。

无独有偶,十年以后,我在长江里又遇到了一次生死之劫。

那是我成为知青后的第二年,在忙完“双抢”后回城休假,我们知青点的同伴相邀再次横渡长江。我们一行四人,带了一个解放牌卡车的车轮内胎,将各自衣物装在塑料袋,用根绳子把袋口系牢,绳子的另一端则拴在充气的轮胎上,来到武昌汉阳门江边,面对久违的长江,没等做完热身活动,就匆匆投入了长江的怀抱。

渡过江的人都知道,要想成功完成渡江,一般游至汉水入江口之前,必须抢过长江大桥的第四根桥墩(从南至北数起),否则,就会被涌入长江的汉水冲得离北岸越来越远,根本过不了江。

经过奋力抢渡,眼看就要接近预定的位置时,一个同伴忽然大声呼到:“伙计们,我不行了,腿抽筋了。”我赶紧向他游去,并将轮胎扔了过去。就在他刚刚抓住轮胎的一刹那,我又听另一同伴也在叫:“我也抽筋了,快帮一下我。”等把两位同伴安排妥当,我才发现我们被汉水又冲回了江心,再想游到对岸已是不可能了,但游回武昌也是很难的。当时正值汛期,江面比平时宽了许多,而且水流湍急,要带两个腿抽筋的“拖驳子”谈何容易。我们只得象一艘没有动力的小舟,随着湍急的江水向下游漂去。

虽然正值三伏天,气温很高,但在长江里游过泳的人都知道,江水是很冰凉的,所以在水里呆的时间一长,人就有种寒冷的感觉,禁不住哆嗦起来。说话时牙齿就会打嗑。此刻,我体内的热量仿佛被冰冷的江水一点一点地吞噬掉,身子开始颤抖起来,力气似乎也消失了,完全是有气无力了。四个人仅靠一个轮胎“驮”着浮在水面,继续漂行。

其间,有几艘粤汉码头至红钢城的渡船从我们身边经过,我们曾几次大声呼救,却没人理会,有的乘客还在船上朝我们指指点点,似乎是在指责我们不该玩这种小儿科的把戏。想想以前在江中游泳时,只要碰到轮渡经过,我们就会假装遇险,大呼救命,不过这种恶作剧轮渡上的船员和乘客都早已司空见惯。此时我们呼救,自然被认为是在开玩笑。没想到小学课本里《狼来了》的故事竟在我们身上发生了,真是造物弄人。

几次呼救未果,我们开始惊慌起来,渐渐地恐惧又袭上心头。我们不知漂了多长时间,看看夕阳的一抹余晖,就知道黄昏来临了。这时,轮胎里的气不那么充足了,万一气都漏完了,我们这几个肉砣砣,就只能葬身鱼腹了,尤其是天黑以后,很容易被行驶的过往船只“吃”掉。

“老子还冒结婚,年青青就死了,真你妈的划不来。”

“黄泉路上无老少,阎王叫你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

“哪个把妈的出馊点子,非要横渡长江,这好,都你妈的活不成了。”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咱兄弟们能一起上路,前生有缘啊。”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也不管谁听不听,只顾各自说着。其实,这是人在恐惧时,尤其面对绝境的一种自然发泄。

不一会,大家又都不说话了,变得平静起来,不知是在祈求上苍保佑,还是在默默地等待奇迹的发生。

说实话,面临绝境我心里很坦然,不是因为不怕死,而是此时我想起了十年前劫后余生的那一幕。我感谢上帝让我多活了三千六百多天,而这一次还有兄弟仨陪着我,我知足了。只是觉得对不住自己的双亲,担心他们会因悲痛而身体状况受到严重影响。来生一定要好好活着,孝敬父母。

黄昏开始向黑夜移交大地,江的两岸依稀有灯光出现。我们几个一句话不说,慢慢地,心有灵犀似的,四只手握在了一起,而且握得越来越紧。

我感觉身体变得麻木起来,似乎开始下沉了,神情一片恍惚……

朦胧中,有一个黑点向我们飘来,飘至我们跟前时,黑点竟变成了一个木划子,木舟上有一位道士打扮、童颜鹤发的老者,将我们拉到舟上,向江北划去,等我们上岸后,那木划子又变成小黑点,很快消失在夜雾中。

这不是梦幻,这的确是我们被救的经过。不同的是救人者,四人说的四个样,有的说是穿着佛服的和尚;一说是赤裸上身的渔民;甚至还有说是一位满脸慈祥的大妈。迷迷糊糊中被救,甚至连恩人的面目都未记清,可见当时的情况是十分危急的,真乃千钧一发。我们命不该绝全凭天意。

这件事对我们来说,至今都是未解之迷。那只救命的小划子,为什么会准确无误、恰如其时地从天而降?而且又来去匆匆呢?

我们不知道从下水开始到被救上岸到底漂了有多远,在岸上我们调息了半天后,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江岸堤角,乘上了公共汽车回家。

一次凶险无比的旅行,一次“死去活来”的经历,让我体验到了生命的脆弱和可贵。活着就是上帝的恩赐。

从此,我变得平庸起来,从不刻意奢求什么,一切顺其自然、随遇而安,工作对我而言,不是追求名利的手段,只不过是一种养家糊口的生活方式而已。我不愿看脸色行事,不愿被权利牵制,更不愿被金钱奴役。崇尚没有束缚而身心自由的生活。

虽然,我还不能完全脱离欲望而生存,但我明白:幸福来源于自身,绝非外界,常怀感恩之心,以平和淡定的心态面对人生遇到的各种挑战。

只有如此,才能拥有清净自然的心境。

 

                               2010.04.29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