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阔嘴少年何少其  

2010-04-30 16:57:00|  分类: 江天一鸿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阔嘴少年何少其

                    刘鸿志

 

 

 

    阅报,‘何少其’蓦地映入眼帘,我还来不及细辨这位大酒店经理是否就是记忆中的小学同学,一个瘦削的少年己跃动在眼前。。。。

   记忆中的童年是一片饥饿的海。何少其就在那个‘三年自然灾害’最艰难的1960年春转学到我们班上来的.他高个,尖脸,一双小眼睛诡黠地眨巴着,特别是他那一张大嘴巴叫人联想起‘民以食为天’而哑然失笑,果然没多久,何少其就充分显示出他‘阔嘴吃四方’的能耐。

   那天听大人们说是端午节,早上,一个家境特别好的女同学拿着二个粽子走进教室,顿时一阵扑鼻的清香味直馋得我们流口水,同学们一下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粽叶裹着粘乎乎的东西,我只觉得有上百条馋虫在喉咙里爬。不一会课前操铃饷了,同学们正要走出教室,就见何少其捂着肚子佝着腰对老师说;我肚子疼。老师瞧他那副难受的样子答应可以不上操,还嘱咐他喝点热开水就在桌子上休息。操完后,大家回到教室,就听得那个女同学尖叫起我的粽子不见啦,竞呜呜哭起来。老师问抽屉里面都看仔细了吗?还是没有。老师提高嗓门问大家;谁见到李萍的粽子?都说没有,同学们七嘴八舌地回答。这时趴在课桌上的何少其忽然站了起来,用手指自己鼻子说;老师,我可没有吃李萍的粽子,同学们一看都乐了﹕只见他嘴角上还粘着几粒糯米哩。在老师追问下,他才坦白二个粽子全是他吃掉的,粽叶被扔到了窗外的瓦檐上。

   这仅仅是何少其的‘初显身手’。记得‘六一’后的一次图画课上,忽然教自然的李老师大踏步进来,目光直逼何少其,厉声叱问;何少其,你怎么敢偷吃我菜园里菜瓜,你出来。。。。。。,何少其边磨蹭边装佯地说;么事菜瓜,我真的不晓得。‘不晓得!菜瓜皮从菜园一直撒到你家门口,还想抵赖’,一向温和的李老师被激怒了,硬是把何少其拽进校长室。第二天,我们知道他全招供了;前天晚上乘‘月黑风高’和弟弟–起溜进李老师日浇三遍水的莱地,把长得才只有茄子大的菜瓜摘下,边走边啃,却没料到瓜皮成了破案的证据。

    何少其的‘阔嘴’还因‘智退’过老师,免去了一顿父母的‘笋子炒肉’。有次何少其好几天没做算术作业,特爱上门‘走访’的赵老师?怒之下自然要拿出他的‘杀手锏’。放学后,赵老师刚进巷子,冷不防有人在老槐树上大喊;赵老师,莫到我家里去呃----,我家粮票也不够呃------(那个年代惯用语,意谓我家也冒得饭吃的了)。邻居闻声出来,见赵老师脸红得像猪肝边退边说;这像么话,这伢在‘血口喷人’,你们莫信他的,我不教他了。大伙都掩口笑起来,接着何少其像只小燕从树上飘落在地,吹着口哨,若无其事地回家了。

    何少其特会捞虾捉鱼,也会识别许多野菜,我们同学常常在周二、周五不上学的下午约他一起到蛇山上去,他教小伙伴怎样识别马齿苋、野蒿杷、苜蓿莱。。。。。。,我们一个旧米袋,几把小铲刀,光着脚丫,跟着何少其寻遍了山头山尾。我坐在草地上,嚼着何少其从树上摘下的青涩桑椹果、带苦味槐花,听着何少其喊着跑调的儿歌,高兴极了,忘记了饥饿的煎熬,这也是我一生不曾再有的儿时快乐。后来他没考上初中,从此我再也没有他的任何音信。

    也许为了补偿少小难捱的饥饿,不辜负他那张大嘴,或许更是为了现在的人都能饱食天下,何少其才恨恨地当上了酒店经理。我不想去找他,唯恐不是那个‘大嘴何少其’,破灭了了我对何少其的希冀。

                                     

                                2010.04.30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