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正光兄“儿时顽劣守信用,以假乱真化干戈”__《捉个假的赔给他》  

2010-05-16 14:45:45|  分类: 胡杨树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捉个假的赔给他

             胡正光

 

 

    我曾玩过蛐蛐,是在每个小男孩会淘气的年龄,其热情不会亚于现在的玩家。

    记忆中的汉口六渡桥,马路上车不多,尤其是天黑以后。单调的马路边的路灯发出黄晃晃的光亮,灯光下飞舞着各式各样的虫子,里面就有蛐蛐,这是飞蛐蛐,我们一帮半大不大的小子,于是便昏天黑地地在马路上奔波;还有土蛐蛐,躲藏在小巷角角脑脑的地方,很是阴暗,这也是我们常常光顾的地方。

    那时生活清苦,饭也吃不饱,但玩性不减。可惜这种热情一直没有上升为爱好,就象我曾经喜爱过现在已不喜欢的麻将、抽烟一样,这大概是我“生活情调不高”的原因吧。

    蛐蛐捉到了,就拿来斗。小街上的小孩几乎每人都有三、二个坛坛罐罐,瓦的,土的,搪瓷的,应有尽有。白天有空闲了,蛐蛐们就战斗不止。这些虫子的胜负,决定着我们这些小孩的情绪,胜者趾高气扬,负者垂头丧气。只可惜,我们之中垂头丧气者多。

   记得有一回,方家的老三捉到一只硕大的土蛐蛐。蛐蛐头大体黑,眼睛漆亮,叫声闷闷的却是很响,叫的同时张开有点透明的翅膀。此虫子有一特点,不论输赢,它都“喋喋不休”地叫得欢,体大声不亏,这很能迷惑旁人,老是以为这虫子赢了。方家三小子因此也是得意得很,称自己的虫子为“铁头常胜将军”。我们一伙当然羡慕不已,只要一斗蛐蛐,就围了拢来,为这位“铁头将军”加油,带着一点点的崇敬。这位“将军”也还争气,常常胜利。

   有一天,方家三小子又捧出他的“将军”,依旧得意非凡地满街找人“战斗”。可能是突然产生了灵感,或者是顽皮天性的本能,我忽然想起刚看过的《聊斋志异》里《促织》这篇文章,忽然觉得方家三小子手中的“铁头将军”仿佛是一个什么人的化身。正好,一只大公鸡“喔喔”地踱了过来。于是,我使了点暗劲,用手中的细竹条,戳了戳这虫子的屁股。只见这虫子,怕疼似地一蹦就出了那瓦罐,跳了两跳就到了大公鸡面前。

    方家三小子“哇”地一声哭了,拼命地扑向前去。哪里还来得及,大公鸡只轻轻伸一伸脖子,“铁头将军”就不见踪影了,估计是进了这公鸡的肚子里了。

    我想,完了,祸闹大了。心里只是埋怨这虫子无能:《促织》中的蛐蛐多厉害,斗得公鸡大败而逃,你倒好,一点抵抗都没有,进鸡肚子却是挺快的。

    这无用的蛐蛐。

    方家三小子一边哭一边拼着命地追那只公鸡,追得公鸡四处逃窜,追得灰尘和鸡毛满天飞。我也跟在后面,给这追鸡的场面火上添油。我卖力地表现自己,只想取得方家三小子的谅解。

    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第二天,方家十子就来了四个,逼着要赔蛐蛐,而且要与他们的“铁头将军”一样。我们家只兄弟二人,其余为女孩,因而寡不敌众,这时就感到儿子多的好处,便恨父母如何不多生几个兄弟。好说歹说加讨价还价,终答应给三日期限。

    第一天过去了,一无所获。

    第二天继续奔波,除隅得几只小得看不上眼的蛐蛐外,仍是白忙一场。

   最后一天使人着急,方家三小子也等不及了,和我一起忙碌。白天我们搜索小街的角角落落,估计是搞得灰尘满面,一塌胡涂,一直忙到暮色降临,路灯初上。

   匆匆扒了几口饭,我们又来到马路上,企图捉几只飞蛐蛐以了债务。时间在我们的扑捉和奔波中一点点地飞走了,夜深得很了。方家三小子熬不住瞌睡,吩咐了一句明天必须赔,就回家去了,只剩我们兄弟俩在马路上苦苦地等待着。

   忽地,一个影子晃了晃,一只大蛐蛐落在我哥的肩上,只见我哥身手不凡,极敏捷地抓住了那虫子。我几乎是雀跃般地奔跑过去,看着我哥小心翼翼地扯掉飞蛐蛐的翅膀,将它装进随身携带的小玻璃瓶里。

   我的心情轻松了许多,仔细地观察瓶中的蛐蛐。这虫子的身个如同那进了鸡肚的“铁头将军”,乌黑发亮的背,头大大的,看到虫子的尾部,问题出现了——它的尾部有三根尾巴!玩过蛐蛐的人都知道,两尾蛐蛐与三尾蛐蛐有着本质的区别,那些能叫能斗的必是两根尾巴的蛐蛐,这只三尾蛐蛐宣告了我们一晚上白忙了。

    这无用的蛐蛐。

    眼看着黑夜将要过去,我又着急起来。那时我尽管年龄不大,但还知道信用为万物之本的道理,全然不似现在的一些有钱人,赖账为看家本领。终于,完全绝望了,眨巴着熬了通宵的眼睛,我们商量该怎么办。哥哥胸有成竹地劝我不要紧张,他有办法解决,但要我决不提三尾蛐蛐的事。我保证了。

    天亮了,蒙蒙的。方家三小子揉着还没睡醒的眼睛,在他们天天举石磨的地方,正企图用一只右手举起这几十斤的重量。这里是小街上小孩们锻炼的地方,方家十子纠合街上一伙半大不大的小子,用两个石磨做成一付杠铃,每天的清晨和傍晚都要玩上一阵子,时间长了,地上都被砸出两个坑,并产生过好多有趣的事儿,这是另话。

    我们兄弟俩来到方家三小子的面前,我哥将装着蛐蛐的小玻璃瓶给了他,并告诉他看好后就算验收了,不许反悔。方家三小子疑惑地看看我们,拿起小玻璃瓶仔细地瞄了起来。看着看着,他点点头,脸上露出了笑意。我紧张的心放了下来,一夜的疲劳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

    离开方家三小子后,我追着问我哥是如何将三尾蛐蛐变成两尾的。我哥笑了好一会,才告诉我,其实很简单,他将三根尾巴中间的一根剪掉了;并利用那天清晨天色刚亮,人还没完全醒过来的时机,又加上方家三小子昨晚睡得晚,更是矇里矇眬,睡眼昏花,隔着玻璃看那极相似的蛐蛐,哪还辨得真假。

    原来如此。方家三小子是个外行。

    后来听说,那假两尾蛐蛐被方家三小子不小心砸烂了,就在我们走后不久,就在那土坑边上。什么原因没有去深究,因为我的兴趣从此不在蛐蛐上。

    但我却常常忆起这段少时的趣事,这个捉假赔假化干戈的趣事,并因此泛起一些苦苦甜甜的味道。

                       2010.05.16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