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小街 小事 小人物之六__喊魂喊回的清华大学生》  

2010-05-25 11:21:18|  分类: 胡杨树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看我们的网页不太热闹,诸位同学都不见,网管有责任。现在我再奉上一篇,也是“小街 小事 小人物”之六,望各位评头论足。

 

        喊魂喊回的清华大学生

             胡正光

   

 

  整条小街,屁大一点,百十户人家,分单双号列立街的两边,人车穿走其中,因傍着六渡桥,有些喧闹。

    老王家在街头,门牌号7号。

    街小,人们的交往却有分寸,住街中的没事不会跑到街的两头。王家住在街头,所以我们对他家具体情况知之甚少。只记得他们家有二老,男瘦女胖,听说原来是开店铺,公私合营后改拿红利了,有些家底。二老没有生育,抱养了一个儿子,生活应该不错。三口之家,深居简出,和周围人少有交道。

    王家在小街有点名气,受人注目,是他们抱养的儿子后来考上大学,并且是清华大学,这在小街是一大新闻,就算放在今天是要上报纸的。

    小街的人三教九流,各色各样,各有本事,唯独读书不行。记忆中连我这个文革后的电大生算在内,读过大学的也就三四个人,其中还包括二个打成右派被遣送回来的。猛地考出个清华大学生,放在如今,都应该算件大事;更何况在文革以前,更是了得。

    一时间,小街上的人对王家刮目相看了,拿着王家儿子来教育自己的小孩:“看看别个王XX,啧,啧……”。搞得我们这些读小学、读中学的一批人很是灰头灰脑了一阵,惭愧得很。路过王家门口会忍不住停下脚步,瞅一瞅这个变得神秘的家门。

    我心里明白,王家儿子书读得如此之好,不是一日之功。我就见过他通宵达旦地做功课。大热的天气,一把扇子扑蚊,一桶冷水浸脚,在门口的灯光下,一看一晚上的书,而且经常有一个女生陪着一起。一扇、一桶、一女生,这个场景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中,至今都没忘了。文革开始,王家儿子好象快毕业了,我遇见他戴着“首都南下造反大队”的袖章,在家里逍遥,曾想问他那个和他一起夜读的女生如何了,终是没有开口。看着他那意气风发的样子,忍不住想问问他还记得他的母亲(这时他的胖乎乎的母亲已去世了),还记得他的母亲为他的那次喊魂,但终了还是不忍。

    可我清楚地记得。

    那还是王家儿子读高中时的事。有一次他生病了,烧了好多天,药吃了,针打了,依旧没见效果,人烧得都有些迷糊了。他的母亲,那个胖胖的女人着急呀,急了就乱投医。我家老祖母倚老卖老,说是没有给先人尽孝,要给祖宗烧烧纸钱,让祖宗保佑;说是还要叫魂,她儿子的魂丢了,要喊回来;并且边喊还要有人应,这样才有效果。这个答应的角色理所当然是我了。

    那个烧纸喊魂的情景我从没见过,王家大妈在火光中那虔诚的神情,那带有凄婉的喊魂声音,我至今难忘。

    拖着长长的音调,并微微带有颤抖,王家儿子的名字在深夜小街中显得那么凄凉,又那么亲切。我被感动了,我轻轻地答应着。……

    王家儿子的病居然好了。

    当然,他的病好不是因为他母亲的烧纸,也不是因为他母亲的喊魂。我想,他的母亲对儿子的慈爱才是战胜病魔的良药。

    小街没了,我每次回家,路过7号这个只剩下几块砖块的地方,忍不住停一下脚步,我又想起了那个清华大学生,想起他的胖胖的母亲和那喊魂的情景。

    小街不在,魂在。

                 2010.05.24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