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旷世风流绝世愁》  

2010-08-18 11:37:13|  分类: 庄亦谐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旷世风流绝世愁
                                 傅克强

 

 

        王母娘娘玉簪一抛,于浩瀚星空划出一道亘古不灭的天河,将牛郎和织女隔在两岸,于是便有了一个美丽而凄婉的传说,也有了一个叫作七夕的节日。宋人有一阙《鹊桥仙》写得最好:“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词是好词,只是读来让人在艳羡之余少不得一声叹息,然后陶醉于阿Q式的慰藉之中。
        今又七夕。不过,牛郎与织女的故事早已家喻户晓,再聊似有饶舌之嫌,倒是生于七夕又死于七夕的李后主——那位曾以血泪吟唱“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千古词圣,颇能让人于今夕为之哀悯。

                                                 

                                            

        金陵的落日总是那么美,圆圆地斜挂在天上,万丈光焰已然散尽,胭脂一般的颜色透出几分安详。从嘉独倚栏杆眺望着如画的江山,任瑟瑟秋风吹动衣袂,双眉紧锁陷入沉思。忽然,一只孤雁掠过长空,留下一串凄厉的鸣叫,倏忽便没入浩渺的天穹。落日楼头,断鸿声里,从嘉心头不由涌起一阵惆怅。早朝的时候,父皇再次提起迁都的议题,文武百官说利道弊莫衷一是,从嘉素好艺文,饮酒填词潇洒惯了,朝中事却不闻不问,况且太子在侧也轮不到他六皇子说话,当时便以目观鼻作沉默状。不料父皇偏偏点了他的将:“郑王以为如何?”从嘉心里一阵慌乱,只得嗫嚅道:“儿臣……以为……金陵拥长江天堑之险,含虎踞龙盘之势,六朝故都,物华天宝,非洪都狭促之地可比……何况……何况……”,没等他说完,父皇便大声喝道:“何况什么?真乃书生意气!”说罢,竟自拂袖退朝,把从嘉和众臣晾在丹墀之下。

        那会儿,从嘉正低头发愣,耳边却传来太子弘冀冷冷的声音:“只道六弟沉迷诗书,没承想竟也心系天下呀”。一抬眼,见错肩而过的太子正以鹰隼般的目光打量着自己,从嘉心头一阵战栗,下意识地以袖遮面躬身一揖。想当年兄弟之间是何等的亲密哟,可如今贵为太子的这位兄长却变得这般多疑,愣说六弟奇表者必有异志,弄得从嘉整日里如芒刺在背。“哎,广额骈齿重瞳子,那也是爹娘给的呀,能怨我么?”

        一百多年后,南宋大诗人陆游在《南唐书·后主本纪》中以史家之笔作过如此描述:“从嘉广颡丰颊骈齿,一目重瞳子。文献太子恶其有奇表,从嘉避祸,惟覃思经籍”。相传上古帝喾生骈齿,又有舜及项羽生重瞳,皆非常之人,而从嘉兼具双异生就一副富贵相,也难怪太子猜忌。不过,覃思经籍固然是从嘉的避祸之举,但风流倜傥的他生来就是一个情种,纵情诗酒、沉溺声色那也是本性的流露。      

        那一日,父怒兄疑让从嘉十分郁闷,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午后睡起,原本想独上高楼排遣心中的忧愁,可望断天涯反倒让他触景生情更添新愁。渐渐地,暮色笼罩了巍峨的宫殿,从嘉思量了一阵,叹息了一阵,见天色已晚便转回府内。一回到书房,他便来了精神,吩咐宫女将酒菜置于案头,三杯下肚便情不自禁,于微醺中提笔在宣纸上挥就两首渔父词: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鳞,世上如侬有几人?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搁笔甫定,便有小黄门趋身来禀:“殿下,大学士冯延巳大人求见”。冯延巳是父皇的近臣,精于书画,尤善填词,因其《谒金门》有“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之句,便有了一个柔波学士的雅号。此人两度为相,又做过太子的老师,可谓名动朝野,却以谄媚险诈常遭人诟病。其时,年过五旬的冯延巳罢相未几,反倒有了闲暇填词作赋。从嘉虽然属意散淡,疏远权贵,不大屑于冯氏为人,但彼此同好艺文,切磋研习也不无过从,遂请于书房相见。冯延巳看过从嘉墨迹未干的渔父词,赞道:“殿下所作堪称双璧,词意高古不说,单是这金错刀笔体,在我一朝亦无人能出其右!”旋即抬眼一瞟从嘉,又说:“殿下高士之风可追巢由,只是若为国家计似乎太过超然也。”从嘉犹自吟哦,闻此便回道:“从嘉非栋梁之材,不堪国家用,唯以诗酒怡情丹青养性于愿足矣!”从嘉此番对答,一则顾忌冯延巳与太子的瓜葛,二则也是率性所然。

        然而天意弄人,从嘉却是难得自由。才一年,太子弘冀因心疾而亡,从嘉由郑王徙吴王;再两年,也就是公元961年,父皇李璟(中主)为避江北强邦锋芒,执意迁都,于二月册封从嘉为太子,留金陵监国,自己则率百官迁往洪都(江西南昌)。同年九月,中主薨,24岁的从嘉于金陵即皇帝位,史称南唐后主。

        后主生于公元937年七月初七,为中主(元宗)第六子,史籍称其“精究六经,旁纵百氏”,善诗词、精书画、通音律,即位之前“心志于金石,泥花月于诗骚”,典型的一副文人雅士的作派。本来,按照封建王朝的传嗣制度,后主无缘于帝位,可其上五个皇兄皆早早离世,阴差阳错地他被推上了皇帝的宝座。

        登基伊始,后主更名煜,复都金陵。其时,曾与南唐隔长江对峙的后周政权早已江山易主,那个打着殿前都点检旗号的赵匡胤黄袍加身做了大宋王朝的天子。数年之间,这位以马上得天下的英雄定中原,收荆南,降吴越,灭后蜀,随后锋芒直指南唐与南汉。尽管父皇在时已奉后周正朔于前,再奉大宋正朔于后,可这会儿李煜依然是惶惶不可终日——风头正劲的宋太祖焉能容得江南这片富庶之地非为己有?何况本朝国力渐弱,加上贡奉沉重,连年欠收,内忧外患,民怨四起,南唐小朝廷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面对岌岌可危的局势,不谙军国大事的李煜表现得极为软弱,不修武备于前,畏敌如虎于后,一味的上表称臣、遣使朝贡,再不就是深藏宫中填词解闷,借酒浇愁。然而,平平仄仄的音律到底不能挽回小朝廷江河日下颓势。971年,宋将潘美提兵灭南汉,李煜大惧,效仿乃父屈从后周的故伎赶紧遣使上表宋太祖,请去国号改称“江南国主”,可人家赵匡胤根本不买账,哼声说了句“卧榻之侧岂可许他人鼾睡!”便逐去来使。其后,太祖数次诏谕李煜入朝不成,遂于公元974年冬起兵伐南唐。李煜仓促抵御,却已难解危局。越明年,宋将曹彬率十万大军兵临金陵城下,后主率子弟从属等肉袒出降,旋被解赴汴梁,南唐灭亡。

        历先主、中主、后主三朝, 李氏南唐传国39载,可谓兴亡成败转眼即空,但其地跨江淮,偏安一隅,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当地经济和文化的繁荣。至于强国安邦,李氏一脉由祖及孙皆庸碌无为,唯有后主李煜罹亡国之难,忍辱偷生,尽阅人世悲欢,泣血吟咏,独以词名震烁古今。(未完待续)
                                                                        2010.08.18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