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开忆苦会 吃忆苦饭》  

2011-12-11 14:55:02|  分类: 胡杨树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完成我的“下乡往事之九——开忆苦会 吃忆苦饭”,现奉给各位兄弟,欢迎品评,如果大家还感兴趣,我再续写后面的故事。

 

                               老  胡

                         2011年12月10日于武昌

 

 

 

开忆苦会  吃忆苦饭

 

 

    刚下乡没有多久,公社就将知青们集中起来,说是办学习班,进行忆苦思甜教育,实际上是让我们这些刚从城里来的学生娃能休息几天。

    这是当时的公社社长的意思,后来还成了一个例行规矩,也成为我们最劳累时的一个期盼。社长姓王,据说是县里领导被贬下来的,因为“四清”时犯过错误。

    不管他以前和以后怎么样,我永远记得他。

    忆苦会就在我们大队开。给我们进行忆苦教育的是我们小队一个老贫农,也是我们大队良种场书记的父亲。

    记得他当时讲得很是激愤,声调高高,由于刚到农村,听那个地方的方言不是特别清楚,只感觉控诉得很痛苦。可仔细一听,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原来他控诉的不是旧社会,而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说那个时候是多么多么苦,“比日本人来跑反还苦,那个苦,我一辈子都忘记不了。”他的话,至今还响在我的耳边。我们几个只有相视苦笑的份,其他人估计也听出问题来了,可都不作声,有人还一本正经地记着笔记,也不知他(她)们记的是什么;有人苦着脸,努力做出受感动的表情,可能还想挤几滴泪水,不过没挤出来。

    忆苦教育完了后,是吃忆苦饭,吃忆苦饭的地点就是大队良种场。来到良种场,只见几口大锅,烟雾缭绕,几个人忙得一塌糊涂。一顿忆苦饭忙成这样,看样子旧社会的穷人吃得也不是太简单。

    到了吃饭的时候,每人一大碗大麦熬的糊糊,很稠;菜是炒的叫不出名的野菜和腌罗卜。在城里我们吃得并不好,也吃不饱,油水又少,关键是还要计划供应,所以我们并不感得忆苦饭难吃,反而觉得别有一番滋味,那股香香的气味令我们食欲大开。最叫人高兴的是,吃了还可以添,有人一气吃了三碗,完了还要添,结果没了。

    野菜很新鲜,用棉籽油炒的,青翠青翠的,我们在城里没吃过这么多油炒的菜;腌罗卜很脆很香,爽口,好吃。

    于是乎,忆苦饭最后是锅干盆净,一个精光,有人似乎还不过瘾,追着做饭的问还有没有。

    做饭的人我们认识,是良种场的会计,他不好意思地告诉我们,其实他也不知道忆苦饭怎么做,只好按老贫农的描述,依照老贫农过去为地主家干活时吃得最差的伙食来做的。

    忆苦饭后,又吃了一顿思甜饭,是胡白罗卜烧肉,肉尽管少得可怜,星星点点的,但应了一句老话:猪放个屁都是鲜的。八个人一盆菜,饭随意添,饭真好吃,农村刚打下的新米,又白又香又软和,全不似城里的米,不知放了多少年。还有用锅巴熬的粥,那个味道之好,不仅我们这些城里的学生没尝过,而且至到今天还有余香。大家又是一阵猛吃,又是一个肚儿圆。

    真的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