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 南京路上小“文抄公”》  

2011-12-19 11:21:49|  分类: 江天一鸿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京路上小“文抄公”

                    刘鸿志

 

 

 

    1966年秋天,学生大串连像山火一样迅速燃遍了校园,直灼我们这群十五、六岁的少年热血沸腾。正当同学们三五结伴,忙着开介绍信的时候,收拾行装的时候,“文革领导小组”召开全班紧急会议,反复训戒“革命大串连不是游山玩水,而是学习外地革命造反派的经验”,并且明确要求:每人回学校要交抄录的20篇大字报和写一篇串连心得文章,否则后果自负。我特地上街买了一本有“红梅赞”插页的笔记本,和一位同学匆匆踏上征程。

   一路上我俩像没头的苍蝇见车就扒,颠颠簸簸,忍饥挨饿,三天后,总算到达了上海车站。到虹口区一个中学接待站安顿下来已经是深夜时分。第二天天刚亮,我们顾不得满身疲惫直奔向往已久的南京路。车水马龙、喧哗热闹、美仑美奂的街景使我们情不自禁开怀大笑,在街上又是跳又是跑又是叫。街上尽是和我们一样的外地“革命小将”。一些巨幅标语从大商场五六楼上垂下,上写“火烧曹荻秋、炮打陈丕显、油炸。。。。。。”,大字报随处可见,很多大字报都形成了某某某专栏。

    我自然没有忘记此行的在肩重任,赶紧掏出笔记本和笔,不分内容青红皂白地抄了起来,而我的同学什么都没有带。他央求我抄好后再给他转抄,说完一溜烟消失的无影无踪。还没有抄完两篇我就走神了,路人笑语盈盈不绝于耳,餐馆油烹火蒸的香味勾得肚内馋虫四处乱钻。等到抄到第三篇,记得是谭力夫那篇“著名的”《论无产阶级血统论万岁》时,我已经是两股战战,手指发软,连连出错。路旁(记得是九江路与南京路交口处)一个卖梨老头递过来一条高脚板凳,用上海话比划半天,我才弄懂他要我歇一会,还给我削了个梨吃。刚坐下,天空飘飘洒洒下起来一阵小雨,我生怕把笔记本淋湿,慌忙把它揣在口袋里。卖梨老头也连忙收摊,我只好冒雨跑进一家店铺躲雨。一会,雨停了,我又继续抄起大字报来。

    晚上,我同学回来,告诉我他在外滩巧遇到表哥,要他一起去北京,他要与我告别。他还买了一本与我同样大小的笔记本和一扎复写纸,笑着说你再抄大字报就用它,给我复写一份,。当时我没有想那多,就答应了。第二天,我独自一人来到南京东路,先逛了逛,继续“奋笔疾书”,不过不能复写,因为我这才想起来复写后背面就不能再写了,回去如果被发现投机取巧,后果恐怕很严重,我实在不敢惹恼“文革领导小组”的红色闯将们,只好得罪那哥们了。我当时只想先把“作业”完成了,才能痛痛快快玩个够。在不到一个星期里,我竟然用完了三只圆珠笔芯。临行那天我又依依不舍地在南京路上玩了半天,下午乘车到了十六铺码头。在候船室一检查行李包,不由得大惊失色,坏了,那本大字报笔记本忘在接待站寝室枕头下面了。我拔腿奔出候船室,跳上公共汽车,直回接待站,笔记本果然还在,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两天后,我重新补好船票回到武汉。当我把写有23篇“作业”的笔记本带进教室时,里面却空无一人,原来同学们仍然在天南海北进行“革命大串连”,看着手上的笔记本,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这笔记本保留20多年,直到上世纪90年代我搬家时,才把它连同一些旧书送进了废品收购站。

 

                         2011.12.19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