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下乡往事之十 ----浮桥河的水库坝炸了》  

2011-12-27 16:09:27|  分类: 胡杨树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近岁末,特奉上我的下乡往事之十——浮桥河的水库坝炸了,欢迎各位兄弟品评,上次往事之九有人以为有点意思,所以才敢再写,也不知这次如何,望指正。

                                老 胡

                           2010年12月26日于武昌

 

 

 

浮桥河的水库坝炸了

 

 

 

    好像是下乡的第一个年头,具体日子已记不清了,可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夏季,因为头季稻已经成熟在望。

    突然,天好似破了一般,连续下了好长时间的雨。我们三人倒是高兴,下雨可以不用上工,落得个清闲。

    于是,我们三人天天是吃了睡睡了吃,有点工夫就披上塑料雨衣戴上斗笠,跑到别的小队去走亲访友去了,日子过得悠哉游哉。

    雨不停地下,没几天就内涝了。所谓内涝就是雨太多太大,流不走,塘堰里的水都漫出来了,慢慢地田地都被淹了,将要收割的稻子也被淹得不见踪影,真的是“一片汪洋都不见”,只有村里地势高点的农民的住房还在。

    我们的住房由于地势较低,加之土砖居多,所以也塌了,幸亏我们动手早搬得快,损失不算太大。安身之处丧失后,队里紧急商量让我们搬到小队的仓库暂时住下,那里是全队地势最高的地方。

    记忆中,淹水的那些日子,我们三个人过得倒是很快活。饿了,把米拿到农民家去做,农民们都非常好,他们总是同情我们,说我们小小年纪跑到乡下受苦,父母是多心疼的,他们不仅不让我们动手,还给我们送来腌菜和青菜。有饭有菜的,我们的日子过得也还惬意。

    有一次,我们没米了,就把仓库里的种子黄豆装了一盆拿到富农家去炒,一盆炒黄豆我们当了几天的饭,那个炒黄豆真叫一个香呀,就是屁多且臭。几天里,我们此起彼伏地比着放屁,闹得整天臭哄哄的。

    喻姓的同学还用门板扎了个小木排,时不时地就撑着木排出去转转。记得一次,小喻小郑两人身披塑料雨衣,撑着木排,边唱着“小小木排江中游  ”,边笑声朗朗地到公社供销社去买烟。那个高兴悠然的神情,引起几个老农民的不满,告状告到大队,说农民愁成这样,这几个学生还高兴得不得了,象巴不得淹水似的。

    大队书记还专门划着一个小木伐到我们队来了一趟,看到我们塌掉的住房,不好怎么批评我们,只要我们注意影响。

    我们几个从此就没评上过五好社员,后来招工返城被拖得最后,恐怕问题就出在这儿。

    一天深夜,湾子里有人象响起炸雷般地大叫道:“浮桥河的水库炸坝了”,一时间,小孩哭大人叫,乱得一塌糊涂,一幅鬼子进村般的恐怖情景。我们不明就里,只是傻呆呆地看着湾子里这个乱哄哄的局面。

    不一会,会计的儿子慌慌张张地跑来说:你们还不快跑,等会就没命了。我们问是怎么回事,他告诉我们,浮桥河水库离我们村只有三十里地,如果水库坝炸了,几十米高的水,象墙一样,直泻下来,什么都将推得一干二净。

    我们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也就没有这方面的恐惧。第二天,才知道是一场虚惊。据说公社后来组织人专门调查,说是阶级敌人搞破坏,故意造谣。查来查去,也不知结果怎样。

    我们到底没跑。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