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下乡往事之十一——那一碗还醉在心里的蜂蜜  

2012-01-16 10:36:19|  分类: 胡杨树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将近,我奉上我的下乡往事之十一——那一碗还醉在心里的蜂蜜,供各位品评。谢谢!也祝大家新春平安!愉快!

                                    老 胡

                                2012年1月15日于武昌

 

 

那一碗还醉在心里的蜂蜜

 

 

    人年纪大了,总喜欢回忆,总喜欢想过去了的事情。

    不久前,住家附近开了一家卖蜂蜜的小店,看着店里的宣传广告,店里的蜂蜜,不知怎么,就想到下乡的时候,想到那一碗总也忘不掉的蜂蜜。

    那是我下乡的最后一个年头,也是我最痛苦最孤独的时刻,一起来的同伴都走了,我却走不了,真是举头望明月,低头孤单身,日子照旧过,心中甚凄凉。春天来了,我依然感到寒意。

    有一天,我隔壁老会计的院子里突然住进了两个人,一个年轻,一个中年,个子都不高,黝黑的脸上满是沧桑。随着他们来的是几十箱布满田埂的箱子。后来才知道,那箱子里养的是蜜蜂,他俩是养蜂人,到了百花盛开的时候,他俩又是采蜜人。

    采蜜人来自革命老区麻城的乘马区,那个地方又叫将军乡,据说出了几十个共和国的将军,其中那个年轻点的据说是将军王宏坤的远房老表。

    我与他俩建立了很好的关系,可能养蜂人和知青都属于浪迹天涯的外乡人的缘故,加之我正倍感孤独之时。我还曾到他们的家乡玩了二天,很远,大山深处,在那里我还听说了一些以前闹革命的趣事,这是后话。

    他俩刚到老会计家时,我们并没多少交往。当知道我是下乡的知青后,他们显得尤为热情,主动和我攀谈起来;到底是闯荡江湖的汉子,豪爽得很,大碗喝酒,谈得兴起,便与我称起兄道起弟来。

    他俩的到来,多少冲淡了我孤寂生活中的愁绪

    他俩是来采草籽蜜的,学名紫云英蜜。草籽是种在田里的草,在春耕时将这种草犁埋在田里,是很好的绿肥。每年春天,田里的草籽就开花了,草籽花开得灿烂,遍布满田间,白色勾着些粉红,很美,并散发着特有的花香。。

    他俩的蜜蜂白天采蜜,傍晚归箱。他俩负责清理蜂箱,并喂少量的糖稀给蜂王和工蜂,以促进工蜂们的采蜜进度。他们通常是三四天收一次蜜,收蜜时,他俩戴着有前面罩的帽子,全身扎紧,拿鸡毛禅子将蜂王扫到一个盘子里,然后将一扇扇蜂窠上爬满的蜜蜂扫到装着蜂王的盘子里,将一扇扇的蜂窠架在一个大铁桶的架子上,用手摇把转动卡着的蜂窠,快速的转动,就可将密密麻麻的蜂窠里的蜂蜜甩出来,然后再将聚集在铁桶里的蜂蜜倒在另外的塑料桶里,积到一定数量,他们就卖给供销社。

   总听说蜂蜜,因家里条件不好,记忆中好像很少喝这玩意,这回总算见识了。记得老王他们第一次采蜜时,将一个大瓷碗装了满满一碗从铁桶里打上来的蜂蜜叫我尝尝,这可是原生态的。我看着晶莹透亮,散发一股清香的蜂蜜,一气喝了个精光,那叫真甜,那种甜,不带一点糖味的甜,而带着一股清清的香味,沁入心肺,叫人陶醉。

   至今都没有喝过那么清甜的蜂蜜了。

   到了晚上,开始难受了,头发晕,昏沉沉的,我以为生病了,赶紧着交代老会计的儿子,如果我昏过去了,赶紧送公社卫生院。睡了一夜,没事。从此对蜂蜜有了一些拒绝之情。

   第二天和老王说起此事,他大笑,说这种蜂蜜没有再制,太浓,你是喝醉了,就象喝酒醉了一样。

   原来如此。

   这蜂蜜的醉至今还能常常忆起,似乎醉在心里,久久也抹不去。

   包括那俩个养蜂人及他们的淳朴。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