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初读《老子》(十三)文梓  

2012-12-09 00:53:30|  分类: 文梓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三章  宠辱若惊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

    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

    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得宠与受辱都好像受到了惊吓,看重自己的身体如同(防范)大祸患一样(的重要)。

    什么叫做“宠辱若惊”呢?得宠是卑下的,受人恩惠时,好像受到惊吓,不再受人恩惠时,也好像受到惊吓,这就叫做“宠辱若惊”。

    什么叫做“贵大患若身”?我所以有大祸患,是因为我有这个身体,如果我没有这个身体,我哪里会有祸患呢?

    所以能够象珍贵(自己的)身体(一样)去统治天下,(这样)才可以把天下寄托给他;如果象爱惜(自己的)身体(一样)去管理天下,(这样)才可以把天下交付给他。

 

    本章的主题是“贵身”;与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二章一样,老子重点强调的还是如何控制私欲、加强自身修养;所不同的是,本章讲得更加直接明白。首先,老子谈到“宠辱”问题,“”不用说了,大家都明白,没有人愿意受“”;“”就不一样了,可能大多数人都会认为得“”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是一件值得显耀的事;但是,老子却说 “宠为下”(得宠是卑下的),因为“得之若惊,失之若惊”(受人恩惠时,好像受到惊吓,不再受人恩惠时,也好像受到惊吓)。细想起来,这种说法很有道理,得“”者,肯定是被动的,所以他的地位“为下”;而施“”者,则是主动的,其地位一定居上;这样一来,得“”者的日子并不好过,他要仰人鼻息,还要随时小心翼翼、察颜观色,唯恐得罪了施“”者,时时生活在恐惧之中。究其原因,是得“”者有太多的私欲,所以患得患失。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老文在一家工厂里当工人,有一位同事,并无特别才能,但提拔到厂部坐办公室,当管理人员;后来大家才发现他有打“小报告”的习惯,所以受到厂长的赏识。这位厂长的家属在农村,平时一人住在厂部办公室里;这位同事去了之后,厂长的日常生活——买饭菜、洗衣服他全包下了,甚至为厂长倒洗脚水;此人姓马,所以,人称“马屁精”。后来这位厂长调走,后继者立马把他赶回到了原来的班组。当时只有二十来岁的老文着实想不明白,好好的一个自由自在的工人不当,非要去那份罪!今天,已有几十年阅历的老文,看到无数的人们,从争“”、得“”到最后的失“”,演出了一幕幕的人间喜剧或悲剧,不由得不佩服老子的先见之明!

    在上一章中,老子就指出,人的私欲膨胀,表现在对“五色”、“五音”、“五味”和“难得之货”的过分追求;在这里,他进一步提出“贵身”(珍贵自己的身体)的主张;而且警示人们贵大患若身(看重自己的身体如同防范大祸患一样的重要)。这里的“”,其实就是指能够感觉“五色”、“五音”、“五味”的人的官能,过分追求官能的刺激,必然会招致“大患”; “无身”则是指不执著己身,便能够抵御各种外界物欲的诱惑。一个人如果做到了无欲无求、淡泊宁静,哪里还有祸害来找他呢?这就是 “及吾无身,吾有何患?”也是老子在第七章说过的“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

    怎样才算是一个好的统治者,历来就没有定论。老子却在本章中,提出了一个很简单的标准,能够“可寄天下”“可托天下”的人,是要能够“贵以身”“爱以身”的人;意思是,只有珍贵自己身体、爱惜自己生命的人,才能珍贵他人身体、爱惜他人生命。

   《庄子·让王》里记载了一个故事:战国时,韩国与魏国互相争夺土地。子华子见到昭僖侯(韩国国君)面有忧色。子华子说:“现在假使有人在你的面前写下誓约,上面写着‘左手夺到它就要砍去右手,右手夺到它就要砍去右手,但是只要夺到,就可以得到天下。’你愿意用这样的方式去得到天下吗?”

    昭僖侯说:“我不愿意。”

    子华子说:“很好,这样看来,两只手臂比天下重要,身体又比两臂重要。韩国远比天下为轻,现在所争夺的,又远比韩国为轻,你又何必为争夺眼前这点土地而如此忧愁伤身呢?”

    僖侯说:“好呀,劝我的人很多,还没有听到这样的话。”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爱惜自己的身体和生命,远比争权夺利更重要。

    为了说明一个好的君王还应珍爱自己人民生命的道理,《庄子· 让王》还讲了一个大王亶父迁岐的故事:大王亶父(周文王的祖父)居住在邠地(在中国陕西省,今作“彬县”),狄人攻打他;大王亶父拿兽皮财帛事奉他们而不接受,犬马畜牧事奉他们也不接受,拿珍珠宝玉事奉他们又不接受,狄人要的是土地国。大王亶父对他的人民说:“和人的哥哥居住而让他的弟弟去被杀害,和人的父亲居住而让他的儿子去被杀害,我不忍这样做。你们都勉力求生存吧!做我的臣子和做狄人的臣子有什么不同?并且听我说,不要因用以养人的土地而杀害所养的人民。”于是扶着杖离开那里。百姓推着挽车跟着走,在岐山下而成立了国家(岐山,在今陕西省岐山县境内,上古称“岐”,是周的发源地)。

    老文认为,老子把人的生命看作比争夺土地和天下更重要的“贵身”思想和他所倡导的人的生命高于一切的主张,应该永远被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人们所牢记。

                                 二○一二年十月二十五日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