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小街 小事 小人物之十一——三合粉 双蒸饭  

2012-02-20 15:08:41|  分类: 胡杨树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过完了,现特奉上我的“小街 小事 小人物之十一——三合粉 双蒸饭”,不知各位口味如何,欢迎品评,这个系列大家如有兴趣,本人将继续下去,如无兴趣,便罢了。具体时评类文章,有空再说,欢迎各位踊跃进言。

                                                                           老 胡

                                 2012年2月17日于武昌

 

 

三合粉  双蒸饭

 

    记忆中,小街的清冷、苍凉,是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三年经济困难时期。

    街坊邻里的人们都忙于生计,想法搞饱肚子,彼此没有什么话说;即使遇见了打个招呼聊个家常,话题也仅限于吃。

    大家说得最多的便是——三合粉,双蒸饭。

    三合粉是当时粮店供应居民的口粮之一。那时的三合粉绝不是现在人们所吃的三合粉,现在的三合粉由糯米粉、芝麻粉、核桃粉混合而成,吃起来香,闻起来更香。那时的三合粉好像是用高粱粉、玉米粉,另加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粉混合制成,其中的高粱和玉米似乎放的时间过久了,有股子陈粮的味道。这种混合而成的粉,很难调合,想把这种粉做成馒头和包子,是不可能的,只能搅糊糊吃。然而糊糊吃多了难免厌口,更不想吃。人们便将三合粉调得稠稠的,成饼状,搭在锅上,炕好后便成干干的、扁扁的、黑黑的一块饼,底面还有点焦焦的香味,比糊糊好进口。这种粉子无论怎么弄,进口都有点割喉,要细细嚼,慢慢嚥,否则就吃得人一阵猛咳。细嚼慢嚥,那时小街上人们进餐被迫成就了一种卫生的饮食方式。

    这种三合粉还有一个毛病,吃多了容易便秘,我家离公厕近,那段时间,经常听到方家三小子屎拉不出,在厕所里发出的惨厉哭叫声。

    过了好多年后,通过电影或一些人写的回忆录,反映日本人侵占我国东北时,给东北人民吃一种叫棒子面的东西,我似乎明白了一点,当时三合粉中那不知是什么粉的东西,可能便是玉米棒子粉碎而成的粉;也有人说,那种粉是莲子壳粉碎而成。

    时间隔久了,具体是什么粉,已无从考证,反正是难吃的一种东西。。

    双蒸饭,是老方家的女人发明的,在小街上也风靡一时。

    方家有十子,正长身体,粮食肯定不够,十个小子轮换着吵饿。方家的女人被吵得没法,于是就想了个法子。当时每人的米都是定量的,大概每餐每人只有三两米,所以各家都是蒸钵饭,每人一钵,饱饿由人,后无增添。方家女人将米放进钵里,加水蒸,等蒸好后将饭打散,加水再蒸。这样蒸出来的饭比原来的饭多出三分之一,看似多了。可这双蒸饭委实难吃,淡而无味,没有一点米香,比稀饭略干却比稀饭难进口。

    数量表面看是变了,质量却没变,大家依然吵饿。

    我当时年纪不大,还有点心窍,也学会了做这双蒸饭,做了几次,家里的人吃得很辛苦,也就没有继续做下去。那种饭的味道,现在想想,都有些反胃,但印象深刻。

    三合粉的供应时间不长,双蒸饭的流行也很短,但留下的记忆却很深,至今也忘不了。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