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老姆登的春之声  

2012-03-12 18:44:31|  分类: 刘晓航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晓航

二月,我们参加一个摄影爱好者的户外俱乐部,去云南西部探访怒江大峡谷,这一直是我的一个愿望。2010年7月,我曾经去中甸的香格里拉,但是,很遗憾没有看到那种多民族多宗教文化相融合的圣土。我知道怒江流域的茨中才是真正的香格里拉,离中甸还有两天的路程。因此萌生了要去探访怒江大峡谷的愿望。

我们飞到昆明后稍事休息,即去大理,在大理的下关每半个小时就有一趟开往怒江傈僳族自治州首府六库的班车,票价84元。路况很好,我们浏览窗外滇西亚热带丰富的植被和农村风光。5个小时后,快到六库了。旅客接受边防军的检查。由于这里地处中缅边界,特别是打击贩毒和外逃者,边防检查很严格,尤其对来自外省的游客检查,除了检查身份证外,还要检查所有的行李。看我们都是退休的文化人,是来怒江旅游的。最后他们客气地说“对不起,是例行检查,耽误你们时间了”。到六库已经是下午2点,住进怒江边的“山水宾馆“标间只要60元,而且在云南的许多地区住酒店打国内长话竟然是免费的,你即便打10个小时,也没有人阻止你。我们的怒江大峡谷之行安排为4天,是自助游,而且云南的旅行社基本不安排怒江这条线路,主要的原因是怒江的交通不方便,路况差。在以后的几天里,我们一路上没有看到旅游团队,绝大多数是摄影爱好者和零星的年轻人的背包客,还有不少是外国人,像我们这样的老人很少看到。我们很骄傲自己”老夫聊为少年狂“。

由于行前,我们在网上查阅了不少资料,所有,我们的怒江之行的首站选择福贡的老姆登教堂。怒江自治州下辖4个县,即泸水、福贡,兰坪,贡山,总人口只有42万多人,居住着傈僳族、白族、怒族、藏族、汉族、普米族、独龙族等民族,是一个多民族聚居区、这里山高水险,长期与外界隔绝。1949年全中国解放,这里也建立起新政权。但是怒江流域的各民族却处在不同的历史阶段,稍微进步的正处在农奴的土司制度,有的甚至处在刀耕火种的氏族社会末期。他们一同跨越了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大半个世纪以来他们在共产党的“民族自治政策“的庇荫下,过着一种幸福安详的生活,经济与社会发展日新月异。

但是,从18世纪开始,西方的传教士们却不远万里,跋山涉水,来到这里传播上帝的福音,这些来自法国、英国,美国,意大利等国的传教士,为了与这里贫穷的少数民族接近甚至穿着这些少数民族的服装,学会了他们的民族口语,在传播福音的同时,教他们识字,为他们治病,一代代的传教士们把现代文明传播到这块贫穷闭塞的土地,一些传教士甚至长卧在他们为之献身的异国土地上,他们的墓地至今保存完好。在不到2个世纪里,整个怒江流域先后建起200多座大大小小的教堂,现在保存下来的还有许多座,其中福贡的老姆登教堂是规模最大的一座。在怒江流域,傈僳族、怒族,普米族基本是信仰天主教和基督教的。还有信仰藏传佛教和当地原始宗教的。几个世纪以来,不同宗教信仰的各民族在一起和睦相处,呈现一种多民族多宗教文化融合的现象,因而被外界誉为“真正的香格里拉“。

从六库乘中巴去福贡,一路上可见火红的攀枝花的绽放,在半途中在匹河乡下车,花20元乘当地小型的农村客运车,盘旋上山,这里已经是高黎贡雪山的怀抱。开车的是当地一位退休的小学教师,他顺便要将两个侄女送到山上的碧江旧城,也使我们获得这座已经被废弃的旧城的真面貌。在历史上,这里叫知子罗,这是滇西通往外界的唯一的一座驿道,民国元年,云南镇守使李根源派兵驻防这里,以防止高黎贡山另一端的缅甸英军染指滇西。以后这里成为国民党怒江政府的驻地。1949年后,这里建起人民政权,成为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首府。今天我们看到的只是几条破旧的老街道和一座座残垣断壁,但是作为一个政府的国家机器还是依稀可见,如驻军的营房,看守所,文化局及图书馆是一座八角楼。1974年云南省取销碧江建制,将州府迁到泸水的六库。所有机关搬迁,只剩下一座空城。有一些老百姓舍不得离开这块故土,依旧住在这里,对于那些早已经离去的碧江人来说,旧城虽然破败,衰草夕阳,却是他们的故乡,永远难以割舍。

老姆登村是一个怒族聚居地,有200多户,人口近千。“老姆登“在怒族口语中是”紫竹生长的地方“,它坐落在高黎贡雪山的怀抱中,风光秀丽,生态环境良好。我们在村口找到一家农家乐住下,每人只收30元。这家农家乐叫”亚珍姐妹花客栈“。亚珍是一位美丽的怒族少妇,家中有兄妹7人,原来的日子过得很苦,前几年,村里开始开发旅游业,她和丈夫办起农家乐客栈,她的丈夫是一位腼腆的小伙子,买了一部农村小客车,接送游客。他们的女儿在昆明上大学。这家客栈还挂着”昆明摄影家协会创作基地“的牌子,亚珍由于聪明能干,被福贡县政府授予”致富女能手“的称号,2008年还被推为参加上海世博会的6名福贡县代表之一。她家的两条大黄狗特别可爱,见到外人就狂吠,但是,对住店的客人非常温顺,安静地躺在你的脚下。亚珍为我们准备了简单的午餐;煮饵丝,炸荷包蛋。接着我们去村中名驰遐迩的”老姆登教堂“,教堂正逢星期天,是怒族信众做礼拜的神圣日子。这座教堂非常简朴,没有哥特式的尖顶,也没有高升入云的拱顶。没有七彩 玻璃,也没有管风琴,甚至贴在墙上的红色十字架也是纸的。但是在教堂的门楣上却矗立着”神深爱世人“几个醒目红字。教堂的右边是一个硕大的蓄水池,倒映着教堂的身影。远处是高黎贡山的雪峰,近处是这个怒族村寨鸡鸣犬吠,屋脊上的炊烟,这是个大自然,神与人和谐共处的空间。我们的灵魂在这块净土上被净化了,就像融入空气、水和阳光。我们立刻融入怒族信众中,。礼拜还没有开始,他们在教堂的广场上跳舞,在宗教音乐中,他们的舞姿是那么随和,我们跟着他们跳起来,心情非常高兴。我的舞姿虽然笨手笨脚,被这些有信仰的怒族信众感染了,觉得这是在和神交流,是在和主倾述,素不相识的怒族信众们以友好的目光,欢迎我们加入舞者的队伍。这座教堂可以容纳500人做礼拜。教堂的钟是一个炮弹筒子,敲击的声音铿锵激越,在整个山谷可闻。礼拜下午一时开始,唱诗班开始唱圣歌,令人震撼的是竟然是四声部的合唱,这简直是天籁之音,是那么庄严宏大,我聆听着,眼角渗出泪水,这是主在召唤我们这些孩子。平日里缠绕我们的功名利禄,不复存在,我们的灵魂被淘洗了,只想对主倾述,我们的忏悔,我们的希冀。这些怒族信众大多数不懂乐理,他们完全是靠记忆和一代代人的口传,将四声部的合唱传承至今,这太令人感动了。我看了他们的圣经,据说是一位英国传教士用那丁文创造了有40个拼音字母的傈僳文,编纂了这部傈僳文的圣经,怒江流域的各民族就是靠这本傈僳文圣经,在2个世纪里传播基督教,使它薪火不断。怒族信众们的幸福指数很高,因为他们有宗教信仰。这里生态环境良好,民风淳朴,夜不闭户,道不拾遗。社会治安。秩序井然。在老姆登村和整个福贡县,我们看到一个奇特景观;无论城乡,家家户户悬挂国旗,家中有党员的还要悬挂党旗,这差不多在全国都没有的。我向当地人询问其因,原来是这样的;去年,云南省政府一位领导来这里视察,召开农民座谈会。让他们谈谈,党和国家的《民族自治法》是如何帮助少数民族脱贫致富的。这些农民代表发言说:”首先要感谢上帝和主,因为首先有了上帝和主,然后才有党和政府“,领导们听了非常恼火,这里的老百姓思想觉悟太低,受宗教的毒害太深,看来必须加强热爱党和祖国的教育。于是下了一道命令;家家户户必须悬挂国旗,党员家还要挂党旗。也许这只是坊间的黑色幽默。但是它说明宗教信仰在怒江流域影响之大,几乎不可取代。

晚上,我们在村子里找到仍然健在的老姆登教堂最后一位老牧师李成孝,他已经83岁高龄,精神矍铄,他向我们介绍了老姆登教堂的百年历史;早在上个世纪20年代,美国传教士来这里传播福音,由于老姆登太穷,长期以来老姆登教堂只是一座茅草屋。李成孝读过小学,认识汉字,从小就跟来这里的最后一位美国传教士杨士惠研习傈僳族文本的圣经。1949年后杨士惠回国,再也没有回来。在大半个世纪里,他就是依靠这部傈僳族文的圣经在怒族信众在传播上帝的福音。从未间断,并且把四声部合唱以记忆和口传的方式传承下来。1974年,碧江县被取消,他们在1985年依靠信众的捐款,修建了这座颇具规模的老姆登教堂。每年,许许多多游客慕名而来。特别是海外的基督教信众来此瞻仰,但是美国的教会至今没有回来。没有看到这里的巨大变化。现在教堂的牧师都是从本村度过书的年轻人中培养的,基本是尽义务,没有工资。李成孝现在每年从县民族宗教局拿到2000元的生活补助。

月明星稀,晚祷的钟声响了,在苍茫的夜空回荡。老姆登教堂又亮起灯火,信众们又开始排练舞蹈,准备参加怒江州信众的复活节盛会。我的心灵沉浸在他们的宁静与快乐中,上帝与我们同在,主保佑我们。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