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初读《老子》(五) 文梓  

2012-06-15 22:59:21|  分类: 文梓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章  天地不仁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chú)狗。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tuó yuè)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多言数(shuò)穷,不如守中。

 

    天地没有所谓的仁爱,把万物看作祭祀用的草扎的狗一样(任凭万物自然生长)。

    圣人没有所谓的仁爱,把百姓也看作祭祀用的草扎的狗一样(任凭百姓自由发展)。

    天地之间,岂不像个风箱吗!(其中)空虚却没有穷尽,鼓动起来(气流便会)源源不绝。

    说教太多(反而会使自己很快)陷入困境,还不如遵守虚静的原则。

 

    老子在上一章中,用生动的语言描述了道的特点,表现了他对宇宙本原的探索精神。而在本章中,他则以自己的生活体验,对道在世间的一个重要原则无为作了进一步的阐释。

    善于设喻是《老子》的一大写作特点,应该来说对以后的《庄子》和《荀子》等作品产生过很重要的影响。首先他用了刍狗(古时,以干草束成狗形,当作庙堂中的祭品)这个比喻,历来研究《老子》的学者对刍狗这一物类有过很多解释,不过《庄子·天运》一篇已经描写得很清楚了:

    刍狗还没有用来祭祀时装在竹筐里,盖着锦绣手巾,主祭者还要先斋戒再接送它。等到祭祀过后,路上行人践踏它的头与背,捡柴的人把它拿去当柴烧了。

    刍狗从制作出来,到受到主祭者的礼遇,用过之后被抛弃在路边,最后被人拿去当柴烧,其整个过程,是由刍狗这一物类的性质所决定。老子把它作为一个哲学概念,也许想说明世间的万物(当然也包括人类的个体生命即百姓)从生长到发展,直至毁灭,是一个自然过程,并不由天地或圣人主观上仁与不仁,所能起作用。所谓圣人的仁,必然带有主观色彩,偏爱一方、势必会伤害到另一方,关注一点,势必会忽视另一点,不符合万物生长和发展的规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本章的不仁,应该当作无为来理解。

    老文从事教育有四十余年的历史,对眼下的教育状况越来越困惑。一方面,广大的山区和农村的留守儿童,生存与学习环境极其恶劣(最近在“记者走基层”的活动中时有报道)。另一方面,在国家高考的指挥棒下,学校为了保证中考的优秀率和高考的升学率,对学生实施残酷的填鸭式教育。不少的家长则为了孩子的前途,抱着不要输在“起跑线”上的信念,每逢休息便携儿带女,奔波在各种补习班、培优班之间,完全可以用“疲于奔命”来形容!这些可怜的孩子们,从小就处在一个高度紧张的竞争环境之中,在学校和家庭的双重压力之处,失去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造成心理和生理上的伤害,这些都是不可逆的,真可谓,爱之愈甚,害之愈深!媒体经常报道,每年都有不少的学生因为惧怕学习,或离家出走,或结束自己幼小的生命。

    老文从懂事开始就遇到了“文革”(被人称为“十年浩劫”),那时无书可读,自然没有学业的压力,家长们被各种斗争搞得惶惶不可终日,也无暇顾及孩子们的培养和教育。这就给了老文那帮孩子们充分放浪形骸的机会。已近老年的老文闲来无事时,回忆最多的,还是少年时与小伙伴们一起玩耍的趣事。从这个角度来讲,老文认为对老子说的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这句话,应该作这样的注解,圣人不是绝对的不仁(无为),比如说,目前对山区和农村缺少关爱的孩子们,我们的政府应该有所为,确保他们受教育的基本权利。而在教育过程中,则应以真正提高受教育者的素质为目的,减少学生的负担,有所不为,给孩子们更多的自我发展的空间,让他们保持与生俱来的童心和充分享受不可复制的童趣,也许这样更有利于孩子们的身心健康。

    老子还用了一个很有趣的比喻,就是把天地比作橐龠。橐龠简单地说,是助燃炉火的风箱,现在许多偏远的农村和山区,还用它来生火做饭。从表面来看,风箱里什么也没有(虚),但它却非常神奇(不屈),从里面可以产生出强大的能量(动而愈出),他想告诉人们,看似空旷无垠的天地,却能为万物提供源源不断的生命之源!

    老子举了天地无为(天地不仁)和圣人(对“圣人”的界定,儒家与道家不同,道家认为是能够懂得道的精神的人,而儒家则认为是品德高尚的人)无为(圣人不仁)之例, 告诫统治者要遵守道虚静无为的原则(不如守中),说教或干预太多,极有可能要走向反面(多言数穷)。

    说到多言数穷(“数”shuò,快速的意思,“穷”,陷入困境),不如守中(“中”,与“冲”相通,“冲”虚静的意思),老文不由得想起历史上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北宋初年,宋太祖赵匡胤南下用兵,威逼南唐。唐后主李煜知道,军事上他绝对不是对手,于是,派当时的吏部尚书徐铉去北方求和。徐铉和其弟徐锴,共同校订《说文解字》,世称“大徐本”,而且诗文、书法俱佳,可以称为大学问家。赵匡胤手下的大臣们,大都是武将出身,识字的不多,于是,在找一个什么样的人来陪同徐铉的问题上犯了难,后来还是老赵自己想出一个高招。出现在徐铉面前的这位仁兄,身材高大、仪表堂堂,待人接物温文尔雅。无论徐铉说什么,他总是一言不发,还不时颔首微笑。徐铉直到他回到南唐,还没弄明白这位高人的学问到底有多深。令他万没想到的是,这位陪同了几天的人,竟只是赵匡胤卫队里的一名目不识丁的士兵!赵匡胤给他的任务是,尽心接待、不发一言。这位士兵很好地完成了太祖交给他的这份外交任务,没有给北宋丢面子。

                                     二○一二年六月十五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