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初读《老子》(四) 文梓  

2012-06-02 22:26:30|  分类: 文梓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章  道冲不盈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道是虚空的,但用之不会穷尽。(它像)渊(一样深)啊,好似万物的宗主。

   (它)收敛锐气,化解纷扰,掩饰光芒,混同世俗。

   (它)隐没啊,却又好像存在。我不知道()是从哪里产生出来的,但可以称呼它为天帝的宗祖。

 

    老子在本章中用诗一般的优美语言,进一步描述了他在第一章里提出的非常道。在目前研究《老子》的学者中,有研究文本的,有研究文字的,老文还没看到有研究其文风的(也许是孤陋寡闻)。五千言中,有不少篇章是用春秋时期带有楚地风格的辞赋体写成的,如果有学者从文风的角度去考证和研究,一定会有所收获。

    老子所描述的,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呢?本章给出了以下特点:

   (一)它影响宇宙万物,而万物受惠不尽,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

   (二)它温和而平实,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三)它没有具体的形状,但又确实存在,湛兮似或存

   (四)它是上帝的祖先,象帝之先

    有的学者,主张删去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这四句,因为它同样出现在第五十六章里,在本章中,似乎显得有些多余。但如果把它与上一章联系起来读,恰恰又非常重要。上章老子强调要常使民无知无欲,而在这四句中(挫其  锐……)老子也许在暗示:假如人们多,便会多,多便会依恃自己的才能()与人争斗(),处处炫耀自己(),而不与世俗()相融洽(最终会伤害到自己);老子希望人们应该向那样,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便会达到主张的虚静淡泊,这样既能使天下实现为无为,则无不治,也能使自己避开横祸而颐养天年。

    《韩非子·喻老》讲了一段赵襄子的故事:

    春秋末年,晋赵襄子跟王子期学习驾御马车。学会后便与王子期比赛,但是三次换马三次都落后。赵襄子埋怨说:“您没有将您的技术全部教给我。”王子期回答说:“我的技术全教给你了,只是你自己在使用上出了错。大凡驾御,最紧是要重视马与车的和谐一致,以及驾御者与马的协调,这样才可以跑得快、跑得远。今天您落在后面时,想追上我,跑到前面时,又怕我追上。凡是驾着马车抢道比拼,总会有先有后的时候,但是您领先或落后时心里想到的都是我,哪还能顾及和马协调呢?这就是您为什么会落后的原因啊。”

    也许,赵襄子正是从学御中得到了启示,他不露锋芒,避开祸害,在政治上取得了主动。史籍记载,赵襄子的父亲赵简子死后,晋国正卿的职务由智伯瑶取而代之。智伯瑶为人嚣张,一次指着赵襄子说:“你相貌丑陋,懦弱胆怯,赵简子为什么立你为继承人?”赵襄子回答道:“我想,一个能够忍辱负重的继承人,对赵氏宗族并没有什么坏处吧。”又有一次,智瑶带着几分醉意向赵襄子灌酒,遭到拒绝之后,竟将酒杯扔到了赵襄子的脸上。赵襄子的部下都要求他杀掉智瑶以洗刷耻辱,赵襄子又如是说:“主君之所以让我做继承人,很重要一点就是因为我能忍辱负重。”由于赵襄子善于韬光养晦,暗中积蓄力量,终于在历史上著名战役“晋阳之战”中,成功地策反了本与智伯瑶为同一个阵营的韩、魏两家,消灭了智伯瑶的军队,从而奠定了赵、韩、魏三家分晋的基础,使历史进入了群雄逐鹿中原的战国时代。

   《淮南子·道应训》讲了一段关于吴起的故事:

    吴起任楚国的令尹,一次到魏国去,对流亡魏国的大夫屈宜咎说:“君王还认为我很贤能,任用我做楚国令尹。先生看我吴起怎么样来做好这个令尹。”屈直咎问道:“你打算怎样做呢?”吴起说:“我打算削减楚国贵族的爵位,平抑法定的俸禄制度,损有余以补不足;精心训练军队,等待机会和各国争霸天下。”屈宜咎说:“我听说过,以前善于治国的人是不改变原有的制度和常法的,你吴起今天要削减楚国贵族的爵位和平抑法定的俸禄制度,损有余以补不足,这实际上是改变了原有的制度和常法。我又听说:‘激怒是违逆天德的事,兵器则是杀人的凶器,而争斗又是该抛弃的。’你现在阴谋策划违逆天德的事,又好用兵器,并挑起人们之间的争斗,这就是最大的倒行逆施。再说,你先前任鲁国的将领,不应该动用鲁军打齐国,而你却以打败齐国来满足你的意愿。你又指挥过魏军,做过魏国西河郡守,本不应该动秦国的脑筋,而你却使秦国不敢东犯魏界,这样又实现了你的志愿。我听说过,不危及别人,也就不会给自己带来祸害。我现在就感到纳闷,我们的君王屡次违逆天道,背弃人理,怎么至今还没遭受灾祸(当时楚国的国君为悼王)。唉!这灾祸可能正等着你呢!”吴起听了后惊惧地问:“还可以改变吗?”屈宜咎说:“已经形成的局势无法改变。你不如现在真心实意地做些敦厚仁慈的事,或许能有所改观。”

    吴起是战国初期著名的政治改革家和军事家,他曾经拜子夏为师,可算是孔子的再传弟子。他著的《吴子》与《孙子》一道,合称为《孙吴兵法》,在中国古代军事典籍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但此公急功近利、手段残忍,有些作法为时人所诟病。如,周威烈王十四年(前412年),齐国进攻鲁国,鲁国国君想用吴起为将,但因为吴起的妻子是齐国人,对他有所怀疑。吴起由于渴望当将领成就功名,杀了自己的妻子,表示不倾向齐国,史称杀妻求将。吴起虽然屡建奇功,最终还是没能逃过杀身之祸(约在公元前381年,楚悼王死后,宗室大臣作乱而攻杀吴起)。

    正因为吴起张扬的性格,难以做到挫其锐、和其光(收敛锐气、掩饰光芒),所以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个悲剧性的人物!

    老文认为,在读历史与读《老子》联系在一起时,有一点要注意,赵襄子忍辱负重、韬光养晦的作法虽然符合老子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的处事哲学,但是他是以消灭敌人智伯瑶和巩固了自己的政权为目的,这与老子的反战思想是背道而驰的。老子从演绎天到阐释世道和人道(即为人处事之道),主张的是人与自然共生共存、人与社会和谐相处,至于后人把它作为谋略来理解和运用,则不符合老子精神。

                                    二○一二年六月一日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