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石桥遗梦 马甲  

2013-05-31 13:00:53|  分类: 庄亦谐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眼前的这座南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沧桑、荒凉、孤寂一类的字眼:古老的砖石苔藓斑驳,墩实的桥身藤蔓芜杂,桥面上两道车辙隐现于盈尺的野草中……但透过桥下的淙淙流水,你仿佛能听到六百多年前桥上人来车往的吆喝声和清脆的马蹄声,也许这就是所谓历史的回声吧,厚重、悠远而绵长

这是七年前我随江夏博物馆的支书胡长胜,到山坡乡大屋饶湾探访南桥时的感觉。始建于元至正九年(1349年)的南桥,是一座石拱桥全长36.7米,桥面宽6.37.4米,跨度为6.9米,是武汉市目前发现的存年最的古桥1989年被列为湖北省文物保护单位。那天,老胡站在桥上不无感慨地说:“每次下乡为这些石桥‘年检’,就会觉得它们又变得苍老了许多!”

很早的时候就知道江夏多古桥,大大小小二十多座分布于河湖港汊或村落之间,可我却一直没机会去探访,那次遇上当地古建筑普查,便随“老文博”胡长胜一块儿下了乡。从老胡嘴里得知,由于维护经费匮乏,这些石桥大多年久失修,或砖倾石颓或水淹草没,正在逐渐消失。对此,老胡无奈地说:全区各级文保单位七十多处,而每年的文保经费不足万元,杯水车薪,能有几多用在古桥的维护上

记得小学三年级学过的课文《赵州桥》:“河北省赵县的洨河上,有一座世界闻名的石拱桥,叫安济桥,又叫赵州桥……桥长五十多米,有九米多宽,中间行车马,两旁走人。这么长的桥,全部用石头砌成,下面没有桥礅,只有一个拱形的大桥洞,横跨在三十七米多宽的河面上。大桥洞顶上的左右两边,还各有两个拱形的小桥洞……”。江夏的古桥多为单跨石拱桥,造型和气势自然没法儿与赵州桥比,可那也是当地先民砖砌石垒留下的结晶,同样地造福乡梓,同样地承载和续接着老百姓平凡的岁月、支离的梦。

江夏的豹澥镇是我的家乡,镇西头也有一座三眼石拱桥,桥下的港汊与梁子湖连通。听父亲说过,解放前的时候逢年过节,湖上的渔民便摇桨打橹前来赶集,一大早桥下的船就泊了一片,桥两边的栏杆上则趴满了买鲜货的人,两下里喧哗不止。常常可见到桥上的和桥下的凌空一番讨价还价,上头就一根麻绳坠下个小篮,篮里搁着钱,渔家取了钱,便把那还在蹦达的鱼或是虾放进篮里,由人拉了上去。那情景不就是一幅码头加市井的风俗画么?父亲还说,那些卖鲜货的完了生意也不赶着回去,三个两个地将短褂搭在肩头,相伴去岸上的酒馆里喝上几杯,然后满脸通红的拐到下街头的戏楼前听上几段汉调,直到后半晌了才趔趄着回到船上,解了缆,荡着桨慢慢地去了……到了后来,梁子湖水面逐渐萎缩,湖港变成了一条旱沟,那座美丽的石拱桥也被拆掉了。于是,小桥流水、渔舟樯帆,连同那个年代的印迹,在人们记忆里渐渐淡去,如烟一样,如梦一样……

除了南桥之外,我们那次还探访了宁港街的宁港桥、狮子山的三眼桥、湖泗镇的浮山桥。在宁港桥下,我们看到建于明清之际的这座古桥,因地处交通要道,即便是名列市级文保单位,也不得不以垂老之躯终日承受重型卡车的碾轧。桥边居民说,每次有载重卡车驶过桥面,都能感觉到桥身的颤抖,真担心有一天这老桥会给压塌!

在最偏远的湖泗镇看过浮山桥后,老胡又带我去寻找一座无名的古桥,可走着走着竟迷了路。我们穿行在人迹罕至的荒野里,拼着高过头顶的苇草和荆棘的刮刺,绕了好几里路才找到那座孤零零地立在港汊上的老石桥。转回来的时候,老胡连声说受累受累,没想到你们做记者的也会吃这样的苦。那天的采访我们驱车跑了一百多公里,虽然有些累,但想到能用手中的镜头记录这些古石桥的状貌,进而促使有关方面加强对它们的关注和保护,心里头便有了几分欣慰。我们不是文物工作者,但我们同样肩负文物保护的责任。不是吗?

流水似弦,拱桥如弓,谁说弹射的不是岁月?一晃七年过去了,不知道那些古老的石桥现在可好?

真的好想再去看看!

 

【后记】在后来的几年里,我又先后踏访了湖泗镇的团墩桥、安山镇的程子桥、乌龙泉街的高家桥等七八座古石桥。在采访中了解到,近年来江夏古石桥的现状有了一些好转,全区每年用于古建筑维护的经费已增至三十万元,近十座重点古桥得到了修缮。最可喜的是,人们的文物保护意识明显增强,许多地方结合村级公路改造,让拖拉机等大型农用机械绕道行驶,有效地改善了古石桥的生存环境。同时,近年又新发现了明月桥、福村桥、青莲庵平梁桥等十多座明清时代的古石桥。

 

(2013年5月24日,江夏区山坡乡元丰村有村民报料:当地一座叫做秦家桥的石拱桥,因道路施工有可能被拆除,村民们为此自发组成护桥队,试图保住祖先留下来的这座老桥。于是,我赶到现场进行采访,并结合近几年对江夏古石桥的探访写了这篇手记。同时,我也深切地感觉到,眼下江夏古石桥面临的最大危险,还不是岁月的侵蚀和消磨,而是一个有理无理的“拆”字。难道不是吗,无休止且无节制的城镇化扩张,有可能让历史留存下来的遗迹消失殆尽!同时附上相关照片,供诸君参详。2013年5月31日再记)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