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小巷琐记 刘鸿志  

2013-07-05 19:19:13|  分类: 江天一鸿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莺坊巷是武昌一个既窄又小的老巷子,我在那里度过最难忘的童年和青少年时光,那里留有我的快乐和小伙伴。

    莺坊巷得名有两种说法:一是这里居民原来大都以种花养鸟营生,二是民国年间曾经是妓院之地。但是我一点都没有看到两者遗留的痕迹,认为应该有第三种更合理的解释,但是至今未能,含有文化蕴涵的巷名就成了心中一个难解的迷。曲尺状走向的小巷长不过百余米、宽三四米,散落着二十八幢破旧的平房,一排青石板路伴着五六根木电线杆,很像一幅速写画。

小巷中心地有一口大沙井,是武昌著名的八井之一。此外,几乎家家户户都水井,这在周围一带的街巷中绝无仅有,其中原因至今我都不明白。水井一般打在天井里,井水清澈见底,不仅有井栏,还有盖。当时,巷中只有一个公共自来水站,不仅收费,买水筹(俗称欢喜),而且有供水时间限制,水井就成了小巷居民最重要的生活设施。大家奢侈地使用它,洗涤一切;冬天用它洗菜不冻手;夏天把西瓜、剩菜剩饭用桶浸泡在里面,如同家户户的天然冰箱。“文革”期间,大沙井里发生几起“阶级敌人”自绝于人民的事件,肿涨发白的尸体把井口都堵住了,看得我老做噩梦,晚上经过此处,腿就哆嗦不停。1966年夏天,“除四旧” 抄家时期,我们小伙伴在大沙井边打水冲凉嬉玩,一个小伙伴的小铁桶沉进井底,大家慌忙帮着捞,结果水桶没上来,却钩上来一个箱子,打开一看,白花花的银元足足有200多块,骄阳下把我们眼睛都照花了,闻讯赶来的居委会婆婆们激动万分,眼睛几乎喷出血来,以从未有的神速装进大筲箕,抬到街政府。传说是一个逃亡地主逃避抄家半夜三更丢进井的,大人说全都是“袁大头”。

夏天傍晚,人们早早在自家门前扫地、洒水,把板凳竹床躺椅搬出。待落日西沉,大家就陆续走出门,各就各位将息。大人在聊天,我们在昏暗的路灯下棋、打扑克,我则常捧一本《西游记》、《水浒》、《三国演义》、《说岳全传》等残书闲看。偶尔有挎着板篮卖素菜的小贩经过,大老远就闻到钻心的香味,还不等吆喝,小孩就缠着大人掏钱,五香干子、藕丸子,素鸡子等至今口留余香。近午夜,在大人用蒲扇“噗噗”驱赶蚊虫、婴儿的啼哭、木屐在青石板上的“叭啦叭啦”声中,我昏昏入梦。

冬天的雪下得很大,一夜之间,巷子拐弯处的小坡上盖上一层厚厚的雪毯,小伙伴一起雀跃欢呼起来,大家不停地往上面泼水,斜坡结成厚厚冰层后,小伙伴拿来洗衣板、小板凳(翻过来)、木板,从上滑下来,一瞬间感觉跨上了骏马,心里别提多爽。不过乐极生悲,一个过路的婆婆摔成骨折,居委会主任气得拿把斧头把我们的“溜冰场”剁得梯田一般,我们无一例外地回家挨一顿死揍。

1967年秋天,巷子里有一位安徽省省级摔跤教练回家养伤,很快吸引了全市武林高手云集他家大院子里,每天下午,巷子里小孩几乎都前去观看。前来切磋的穿着都是当时最时髦的翻领衫。他们换上跤衣,先是捉对厮打,然后毕恭毕敬地聆听着这位姓宋的教练讲解。宋教练瘦瘦精精,个头不大,示范中,三下两下把那些愣头青就象摔萝卜一样丢入尘埃。至今我还记得什么“过桥”“缠腿”“大背”等术语级动作要领。巷子里掀起一两年的摔跤热,我们聚在一起就挥拳踢腿,小巷俨然成了校场。

小巷尽头有一个简易的厕所,每天清晨是最忙碌的地方,因为只有五个蹲位,不少人就在一旁提裤弯腰恭候。“四清”时候,将砖木机构改建成水泥结构,还有小便池,厕所面积增加了几倍,说话都响起一阵回声。街坊小五是个歌迷,除了吃饭睡觉,嘴里总是哼哼不停。从“秋水伊人”到“人说山西好地方”、“库尔班大叔你上哪”,好像没有他不会唱的歌,我们有很多歌就是从他那里听熟的。“文革”时,常常见他一天几次跑厕所,大老远就听见他在里面唱,时间一长,我就怀疑他不是拉屎,而是去练功的。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唱得还真是好,只闻其声时还以为是收音机放歌。不过,有一天早上他上厕所又唱,惹得等候多时、一旁不堪内急的爹爹大骂起来,说他是“占着毛坑不拉屎”,不等小五把裤子提上,就把他从坑里拉出来,我们笑得气都喘不上来。

那几年,社会上大兴“到江河湖海去锻炼”热潮,巷子里小伙伴求我带他们去水果湖游泳。原因是我爱游泳,在他们中间年纪最大,重要的是我在巷子里家长中口碑最好,都认为我斯文、懂事,所以带他们去游泳,家长不会责骂。当时一共有七八个、多时有上十个孩子,最小的只有十一岁。我当时与他们约法三章:一路上一定听我指挥,水中不准打闹,统一起水回家,他们一口都答应。

我们大多是步行去水果湖游泳池。路上我们列队,唱着歌,引得一些行人的注目。我们尽情在游泳池游,我常常仰卧在水上,听耳边咕咕水声,看蓝天白云,细细品味杜甫“七月白云白如衣,斯须变幻为苍狗”的诗句。有一次,上岸时发现少了一个人,是毛弟丢了,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其它孩子也慌了,大家四处叫喊,我又扑到水里到处找,(当时没有救生员)还是没有他的影子。天已经黑下来,我只好叫大家回家,路上大家都不出声,我感到脚底沉重得很,可回家的路比哪一天都快。刚到巷子口,一个孩子老远就看见毛弟端着碗在大口大口地吃饭,我们又高兴又气恼,大家赶上去,乱揍了他一顿,还不觉得解气。原来他为了一句话不痛快生气,就闷声不响地回家了。此后无论他怎么央求,我们再不带他去游泳了,这件事至今想起来还后怕。

童年的小巷会勾起我无限的回忆,许多许多的故事常常在脑中回想,那是没有苦涩、没有忧愁、没有大人的种种压力的时光,这在很多年之后我才感觉到。1988年,小巷在城市改造的隆隆历史车轮轰然倒下,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楼房,我知道再也回不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