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小街·小事·小人物之十四——厨房的那些事 (散文)胡正光  

2013-09-30 21:39:13|  分类: 胡杨树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小街上绝大多数人家是没有厨房的。

 这些家庭通常将厨房也就是每天搞饭吃的地方,设在楼下的走道中。走道一般都不宽,如果有人恰好在做饭,另一个人要通过就必须侧着身子。好在是一个屋里的人,侧下身子也碍不了啥事儿。

 这样的过道厨房一般建有一炉一箱一碗柜。炉子是那种烧煤球的砖土炉,炉口的两侧各嵌有一个铸铁的鑵子,叫作“汤鑵”。汤鑵里的水随着炉膛里温度而被加热的,有时甚至能达到沸腾的程度,我曾见过祖母背着母亲在汤鑵里煮鸡蛋并满足地咀嚼的情境。后来我才知道,“汤”的本义并非指带汁的水,而是指白水,因此“汤鑵”就名副其实了。那时的人聪明,一炉两用,既做了饭菜又烧热了水,多好呀!

 炉旁的箱子是用来放置煤球的,通常要存放一个月的用量。箱子上是做饭用的案板,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碗柜一般都很陈旧,一家人吃饭的傢伙都放在里面。

 这样的厨房在小街非常普遍,但宽敞人家的厨房却不在过道上,如麻子家。她家是座三层小楼,楼下很宽敞,厨房就在后门的窗户下,就象现在的开放式厨房一样。不过麻子家厨房的“配置”也一样:一炉一箱一碗柜。让我不明白的是,这些环境宽敞的人家为啥不单设一个厨房呢?也许是从众心理使然吧。

 炉子边上一般都砌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水池,排水管连通着屋外的阴沟。我很小的时侯曾做过一件荒唐事,由此遭受的“奇耻大辱”至今都不曾忘记。那次早上起来偷了个懒,不想去公厕解手(那年月早上如厕都是要排长队的),就直接尿在水池里了。这一幕恰好让刚路过的老白看到,就大声嚷了起来。明明是她给碰上的,却被编派成她女儿碰上的。于是乎,小流氓、小坏蛋之类侮辱人的罪名扑面而来,大有不把我送到派出所不罢休的气势。母亲不知就里,一个劲地给人家赔小心,可那老白仍是不依不饶。后来还是隔壁的王叔看不过眼出面说:“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一个小孩子晓得么事,别个童子伢的命根子都被你看了,说起来你还拣个大便宜呢!”围观的人群哄的笑起来,老白只好收场了。 

 小街的厨房也曾被冷落过。记得是上世纪60年代初,小街办起了大食堂,各家各户都熄了炉灶,结着伴儿都去吃大食堂了。可没过多久,大食堂又撤消了,估计是不方便。

 厨房的久远是姑母谈起的。那一年,她从台湾回大陆探亲,闲下来的时候便坐在后房里打量厨房的炉灶。她告诉我,这厨房实在太老旧,当初她离家时就是这个模样的。说着说着就感慨起来:“这边(指大陆)怎么没有变化?看到这个厨房就让人想到岁月的艰难!”她后来提前结束探亲回到海峡那边,是不是这个原因呢?

 那个年代的家庭都是靠煤球烧火做饭的,煤球凭票供应,每个家庭每月的供应量不到二百斤。后来煤球被蜂窩煤替代,每次劳神费力地把蜂窝煤弄回家来,父亲都要小心翼翼地将煤码得整整齐齐,又仔细地扫拢煤屑集中存放起来,然后拣个天晴的日子将它做成煤饼,晒干了再烧。后来我下乡了,每次回家探亲就包下了买煤挑煤的活儿。那时候,挑着百来斤重的煤担悠悠地走在小街上,颇觉自豪。

 好多年过去了,小街也早已消失,关于老屋厨房的记忆也在逐渐淡漠。然而,也许是上了些年岁的原因吧,近几年我经常在梦里回到了过去,梦见那狭窄的过道和过道上的厨房,梦见父亲弓着身子做煤饼的背影……

                                                                                         2013年9月23日于武昌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