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房东张太婆(散文)刘鸿志  

2014-02-20 00:24:15|  分类: 江天一鸿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4年秋,因父亲工作调动,我们一家从金口重回武昌,很快在莺坊巷一幢老宅里租到住房。六十多岁的房东张太婆操着河南话,热情地对母亲说:这房子我们早打扫干净,你们放心住好了。见我们兄弟小,她还吩咐女婿帮我们搬东西。她对母亲说:房租每个月一块五毛,嫌贵可以商量,只要你们住得习惯,其他都好说,母亲连连称谢。

后来知道:张太婆是一个大户人家主人,除这一栋房子外,武昌民主路还有一大栋欧式公寓,交公后,成为中国冶金部驻汉办事处,六十多年了,这房子的美轮美奂在周边建筑中依然鹤立鸡群。张家在后补街还有一个庄园式的别墅,三层楼全部砖木结构,地板房,一楼还有长廊,一个大院合围着。交房管所后,里面住了20多户人家。1960年,街道在大院一楼办“人民公社大食堂”,能供两个居委会居民吃饭。

虽然富有,可张太婆对左邻右舍和蔼可亲,热心助人。当时家庭都是多子女,收入少,经济拮据,生活用具难以置齐,因此,大家都到张家借一些生活用具,张太婆从不拒绝,更无难色。同屋邻房挑水,借她家扁担木桶;谁家有急事,上她家借自行车;过年大家爱用旧报纸裱墙,借她家架梯用。我家兄弟多,全家仅靠父亲一人微薄收入,开学时常常向张太婆借钱缴学费。此外,因为家里买不起钟表,上学、做饭,父亲赶火车,我们都会去她家看时钟,她家从不嫌烦。

每年腊月二十五开始,街坊都要借他家石磨磨“吊浆”,石磨像击鼓传花一样不停在邻居家传递。对借出的东西,张太婆从不问下落,大家也都恪守奉赵诚诺,有这样的好邻居,谁还做“小人”呢。有一年,隔壁国强家磨完“吊浆”,把石磨洗刷干净,他和爸爸还磨子到张家。路上,国强不小心把石磨摔破,他爸爸又惊又怒,狠抽了他几下。到张太婆家,国强爸爸诚恐诚惶道歉,拿出钱要赔偿。张太婆哪里肯收,说:摔了就摔了,一个磨子多大事,过了年,俺叫老家送一副来。末了还叮嘱:大过年的,回去千万别责怪孩子,国强的爸爸感激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副石磨,当时起码要上七、八元钱,对一普通工人家庭,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啊。

张太婆名叫夏志清,河南商丘人,家里是大地主兼工商业,她的丈夫是国民党某师军需官。解放前夕,他去了台湾,置好房产,准备回来接一家妻儿老小。谁知到了香港,听说武汉已经解放,无奈之下,他只好一人返台,从此,一家骨肉,生死两茫茫。张太婆独自操持家务,养儿育女,把家里勤务兵送去读书培养,后来当上铁四院的工程师,成了张太婆的入赘女婿。家里使唤的丫头也读书,做了她儿媳妇。

1966年初夏,红卫兵“除四旧”抄家之风渐渐逼近小巷。有一天,居委会来了几个戴着红袖箍的群干,对张太婆说:你们一家最近都不要走远,有事要调查。后来我们疑心这是居委会暗示报信:要抄她家了。随后几天,张家开始有了动静。她儿子把地炉拆了重新打新炉,说是做更节约蜂窝煤的炉子。我家离张家房最近,晚上听到她家敲墙打洞、砌砖抹泥。想是张家是在“坚壁清野”吧,想到张太婆多年的为人,我还为张家担心。后来知道,张家并不怕破财,而是怕惹大祸。那天张太婆把一个收“荒货”的喊到家,拿出一个锃亮的欧式黄铜座钟,座钟四个柱子上浮雕着宗教人像,钟面是罗马字,沉甸甸的,一看就知道是件极好的东西,收“荒货”的只给了两元钱,张太婆二话不说,就叫收“荒货”匆匆的走。我一旁惊呆,摸摸荷包里几元钱,至今还为之遗憾。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武汉中学红卫兵五男二女穿着军装,戴着袖章在居委会的带领下,走进了张家。他们非常娴熟地按程序进行;先是把张家人统统叫到堂屋点名,验明身份,然后宣读政策,再念“逃亡地主夏志清”的罪恶和反动军官家属的证据。接着在房里翻箱倒柜起来,留一个女红卫兵在堂屋在倒墨汁,拿剪刀……我在一旁目视这一场“触及灵魂”的“革命行动”。就在女红卫兵转身进屋一刹那,只见张太婆以飞快地将一个沉甸甸的手帕包裹塞进大孙女的长裙里,坐在竹床上的孙女先是一愣,随即若无其事地把大裙摆往外拉了拉,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接着,女红卫兵叫过张太婆,给她剃过“阴阳头”,又把墨汁涂在脸上,拉到天井中,喝令她跪在搓板上。八月的太阳火辣辣地烤着70多岁的张太婆,太婆神色非常淡定、嘴角甚至露出一丝难以察觉地轻蔑。直到下午四点多钟,居委会跑来通知:校文革领导小组开会,要听取各“除四旧”小分队当天革命行动的汇报,七名红卫兵把绸缎被面、瓷瓶、一些字画、小人书、还有铜脸盆等“封资修”的“战利品”装进几个箱子,匆忙走了。红卫兵一走,子女们急忙把张太婆搀起,洗尽脸上污垢扶上床,媳妇捧来一碗稀饭。张太婆望着泪水涟涟的子孙,轻轻地说:都不准哭,哭就不是张家的后人。

从此张太婆一病不起。国庆前,张太婆一家人被勒令搬迁到隔壁一座低矮房屋,张家两层楼房搬进了两家工人阶级家庭。在当时这种现象非常普遍,大家也都缄默无言。1967年初,一个雪花飘飘的早上,张家传来一阵阵嘤嘤哭泣声,原来张太婆去世了。还是有街坊暗暗地溜进张家,探望慰问,几个太婆小声地连连叨念:是个好人啊。张太婆火葬后,因为是“牛鬼蛇神”,子女连骨灰都没敢留。

好长一段日子,街坊们觉得小巷里空了许多,再也没人去张家借东西了。

 

                                                               2014/02/18于武昌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