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巷陌

家长里短知忧乐; 酒暖茶凉论古今。

 
 
 

日志

 
 

老文读史·孔子(五)文梓  

2014-10-16 16:20:05|  分类: 文梓作品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逆境中成长

正当鲁城的阙里少年孔子立下探求学问的宏愿不久,与他相依为命的母亲病逝⑴。命运多舛的孔子,幼年丧父,少年丧母,他又一次面临人生的重大考验。 已无史料记载孔母离世前的情形,她年青丧偶,带着幼子,苦苦地支撑着孔氏门户,但是天不假人寿,正当她盛年(三十多岁)却要离开这个曾给她带来痛苦(经历生活的磨难)和欢乐(与儿子朝夕相处)的世界,其中有多少不舍之情,恐怕连当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都难以尽述。也许在她弥留之际,望着日夜衣不解带地侍奉在一旁的儿子,高大孔武,有乃父之风,而举止言语温文尔雅、文质彬彬又透出孔氏先贤们的遗韵,些许欣慰的微笑定格在她那受到病痛无情折磨的面容上。

母亲去世后,孔子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要将父母合葬,但是却颇费周折。史书上说,孔父死后葬于防山⑵,母亲生前并没有告诉他具体的埋葬地,孔母去世后,孔子欲合葬父母,所以只有临时将母亲的棺材停放在五父衢⑶,后在一位輓父(牵引灵车的人)的母亲那里打听到父亲的墓地,才依照风俗把父母合葬一处⑷。

这段孔子葬母的细节,应该是司马迁实地采访后的实录,是一段非常有史料价值的文字,反映了春秋时期士人的家族墓葬和夫妻合葬等殡葬习俗,成为日后儒学“慎终追远”孝道思想中很重要的一部分⑸。

《史记》上说“丘生而叔梁纥死,葬于防山。防山在鲁东,由是孔子疑其父墓处,母讳之也。”于是孔母为什么不愿告诉儿子葬父的地方,成了千古之迷。【索隐】解释说,“征在笄年适于梁纥,无几而老死,是少寡,盖以为嫌,不从送葬,故不知坟处,遂不告耳,非讳之也”⑹有的研究者认为,《史记》上说“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说明叔梁纥与颜氏征在的结合并非正式的婚姻关系,之后的史籍如《孔子家语》等有关他们婚姻状况的描述,都是后人为维护孔子的权威而作的臆断和杜撰。由于没有正当名份,颜氏征在也就失去了为夫送葬的资格,所以“讳之”的真正原因是不知,抑或不耻于说。

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总之,孔子在葬母的这个问题遇到难题,而又恰恰在处理这一问题上,表现出他过人的坚强和智慧。唯一的亲人、母亲的突然离世,对尚未成年的孔子的打击是巨大的。但是孔子之所以能够成为孔子,就是他没有被厄运击倒,反而更加坚强。颜氏征在为培育孔氏后人耗尽她最后一点心力,死后迁入夫家的祖坟,与夫君合葬,这是她应当得到的补偿。也许,他面对母亲临终前透露出来的一丝哀怨的目光时,就下决心满足辛劳一生的母亲最后一点心愿和尽到自己做儿子的孝道。他无暇顾及自己孑然一身今后要面对何种挑战,而是尽全力寻找父亲的坟茔,其中的艰辛不足为外人道。停棺五父衢,体现出孔子的超人智慧。少年孔子寻祖葬母,必定会引起当地人们的关注和同情,他(她)们自发地提供各种有关孔父生前生后的故事,或许,就在这一过程中,孔子更清楚地了解到孔氏家族的历史,维护天下道义的责任感,在他的胸中更牢固地扎下根来。

如果说,母亲的死使孔子更加坚强起来,之后不久的赴宴受辱事件则使他更加成熟起来。一次鲁国主政的季武子摆家宴招待士人,这是春秋时期,公室没落,逐步强大起来的氏族,争取、招纳掌握“六艺”和一定政治军事知识的士人的标志性事件。孔子的父亲叔梁纥是有功于鲁国的士大夫,其子在受邀请之列应该是没有争议的。但是当穿着孝服的孔子,随人群来到季氏门前时,却遭到季氏家臣阳虎的阻挡说,今天是我们主公招待士人的宴会,并没有邀请你这孩子,请回吧。孔子没有申辩一句便离开了⑺。这位后来使季氏家族尝尽其苦头野心勃勃、反复无常的家臣⑻,没有想到他无礼的行为,造就了中国历史上的一位伟人。

没有史籍讲述过孔子经历丧母受辱之后的心情到底是一种什么状态。不过我们在《礼记·檀弓》中的找到关于孔子丧母后的一段记载:

孔子既祥,五日弹琴而不成声,十日而成笙歌(译:孔子行过大祥祭礼之后,过了五天弹琴而不成声调,「再过一个月零」十天之后,配合笙乐而歌唱就和谐成曲了)。

这一段描述了孔子行完祭母的仪式之后,这种悲痛的心情,仍难以使琴瑟成调,没准受辱之事也发生这当口。也许正是通过这一段日子的痛苦思索,孔子开始选定求学、入仕、授徒的途径,用自己的方式和理念来改变眼下这个不公正的世道。

也大概就在这个时候的前后不久,释迦牟尼在迦耶山中的一棵菩提树下,领悟了人世间的生老病死,证得了传世的佛法。

《孔子家语》上记载,为母亲戴孝三年后,孔子十九岁(一说二十岁)时娶了宋国的亓(qí)官姓女子为妻⑼(《史记·孔子世家》里没有提及此事)。对于这段记载,研究者们对孔子丧母后的行踪有不同的说法。一说根据《鲁相韩敕复颜氏亓官氏繇发及修器碑》(亦称《礼器碑》)记载,亓官氏家族与孔子的家族一样是移居到鲁国来的宋国人,因此孔子娶妻之前并没有离开鲁国的经历⑽。另一说根据《论语》和《礼记》中的记载⑾,推测孔子在丧母和合葬父母的过程中,了解到自己的家世,于是寻祖到宋国。如果《礼记》中的记载可以作为史实采信的话,这种推理也不无道理。

老文想,丧母之后的少年孔子,完成了祭祀礼仪,带着母亲临终前的嘱托(或许是希望他能够在自己祖辈们生活过的宋国,找到发展的机会),踏上寻祖的路途。一百多年前,受到迫害的孔氏先辈(防叔)如惊弓之鸟,沿着这条荒无人烟的小径朝东北方向的鲁国行进,寻找栖身之所。而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百余年后,他们的一位年少的子孙,竟会独自一人,返回那片荣誉与耻辱同在的故土。在这条布满荆棘的古道上,这位少年的所思所遇,恐怕也只能依赖于文学家们的想象和创作了。也许这段经历会成为三十多年后(公元前497年),时年五十五岁的孔子率众弟子离开鲁国在周游列国的路上,经常要提及的故事。

【注释】

⑴ 《史记·孔子世家》把孔母去世之事记在孔子十七岁前,因此研究者们多认为,孔子丧母的时间,应在其十七岁左右。

⑵《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防山今山东曲阜市东三十里防山。峰如笔状,故又名笔架山。

⑶《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街道名,在今山东曲阜市东南五里。

⑷ 见《史记·孔子世家》

⑸ 见《论语·学而》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⑹ 见《史记·孔子世家【索隐】》

⑺ 《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要絰(dié),季氏飨士,孔子与往。阳虎绌(chù)曰;“季氏飨士,非敢飨子也。”孔子由是退。

⑻ 《中国历史大辞典》“阳虎”条:又称阳货。春秋时鲁国人。季孙氏家臣。鲁定公五年(公元前505),他囚季桓子,逐季氏家臣仲梁怀,杀季氏同族公何藐,与桓子盟誓后,又逐桓子之弟公父文伯等。七年,据阳关(今山东泰安东南),挟持季桓子掌鲁国政。八年,与季氏宰山不狃联合,欲废“三桓”嫡子,被击败,出奔阳关而叛。次年,鲁伐阳关,他兵败奔齐,旋又奔晋。

⑼ 见《孔子家语·本姓解》

⑽ 见钱穆《孔子传》

⑾ 《论语·八脩》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译文:夏代的礼,我能说出来,它的后代杞国不足以作证;殷代的礼,我能说出来,它的后代宋国不足以作证。这是他们的历史文件和贤者不够的缘故。若有足够的文件和贤者,我就可以引来作证了。)

《礼记·礼运》“吾欲观夏道,是故之杞,而不足征也,吾得《夏时》焉;吾欲观殷道,是故之宋,而不足征也,吾得《坤乾》焉。《坤乾》之义,《夏时》之等,吾以是观之。”(译文:我想了解夏代的礼,因此到杞国去,而发现杞国的文献已不足征信,我从那里只获得了一部名为《夏时》的书。我想了解殷代的礼,因此到宋国去,而发现宋国的文献已不足征信,我从那是只获得了一部名为《坤乾》的书。《坤乾》中所体现的事物变化的道理,《夏时》中所记载的四时运转的程序,我就是据此来考察夏、殷时代的礼。)

《礼记·儒行》鲁哀公问于孔子曰:“夫子之服,其儒服与?”“丘少居鲁,衣逢掖之衣;长居宋,冠章甫之冠。丘闻之也,君子之学也博,其服也乡,丘不知儒服。”(译文:鲁哀公问于孔子说:“先生的服装,是儒者的服装吧?”孔子回答说:“我少年时期住在鲁国,穿袖子宽大的衣服;长大后住在宋国,戴章甫之冠。我听说,君子的学问要广博,衣服要随俗。我不知道什么是儒服。)

                                                                                                           二0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